北京理財網平臺

做公號?勸你還是歇了吧!

蕭白話2020-03-21 11:49:41

愚人節這天我用注冊不久的微信公眾號發了第一篇文章。然后偶然發現大名鼎鼎的拾遺公號也誕生在愚人節。但在這巧合并不意味著什么,似乎也沒有給我的公號帶來特別的好運氣。


既然動了開公號的心思,就加了幾個公號大咖,包括拾遺、咪蒙、黃生看金融……甚至小女孩木汁,平時其實都不太留意他們的。開始揣摩大咖們迷人的手段。


咪蒙現在真是火得一塌糊涂,被人酸溜溜地調侃為宇宙第一號。她確有自己的風格,輕松隨意帶點調侃的小幽默,隔著屏幕你會覺得她一定是以葛優躺的姿勢在跟你聊天,至少是讓你覺得她是這樣。不過這小女子的畫風我是無論如何也學不來啊,也不對我的口味。


覺得拾遺君的風格也許是最可學習的,而且他的文章有非常明顯的套路,標題一定是代表一種流行或者反流行的觀點,后面就是一段段的例子,沒有過多的議論。文章開頭還會放一段拾遺物語。拾遺君最讓人佩服的還是他的軟文啊,連我這樣連自己京東淘寶賬號都沒有的人都幾乎被他騙到了,而且那畫風是開始一本正經跟你聊人生,聊到到最后才發現手原來是伸向你的錢包的。看了幾篇文章,覺得這簡直就應該是自己模仿的偶像啊。特別是喜歡寫高曉松的人物篇,不僅小小滿足了一下我作為一個男人的八卦心,還讓我覺得高曉松特別高大上,一下讓對他充滿了好感。以致至今不知道那是不是也是(是不是也是?咋這么繞口呢)一篇軟文。


黃生看金融是我一直關注的一個公號。這是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家伙,標題絕對的聳人聽聞,基本都是慘烈崩盤、大逃殺一類,2015年炒股的時候關注了他。太佩服他的毅力了,每晚12點準時發一篇關于金融、股市、經濟、川普、大國博弈以及比特幣的長文,以古詩詞開篇以古詩詞結尾,才情漫溢,近一年更是充滿了愛國正能量。其實他反復說的也就是他特別關注的那幾件事兒,能夠每天整出一篇長文,確實讓人佩服。黃生的公號主要是賣他的金融課程和推他的喜投網。可我看了他兩年多的文章還是一毛未拔,看來靠公眾號掙錢也真不容易。


知道木汁是在奇葩說,一個00后女高中生、還是個學渣,開了個公號竟然可以月入十萬加,這簡直太勵志了,太奇葩了。進去看看公號的文章,然后就不得不承認代溝這玩意兒確實存在,而且差一代還好,若不幸差了兩代加,那就基本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了。木汁最成功的是她的客戶群,都是些好糊弄的少男少女,木汁如果說用某某化妝品可以輕易找到男朋友,那粉絲們絕對是買買買啊。



研究了一通公號大咖們,學得屠龍技,就得去找龍啊,然后發現這才是最難的。怎么推公號呢?殺熟人還是有點放不下顏面,除非是中學同學,誰讓他們讀書的時候向我借過橡皮呢。對半生不熟的微信“好友”下手就沒太多顧忌,特別是其中的微商,但結果只能看人家的心情了。所以必須拓寬渠道。于是除了自己平時加著的群,又加了幾個雜七雜八的群,這樣大大小小就有7、8個群吧,每個群多則500人,小的幾十人。


文章倒是有現成的。春天來了,正是賞花好時節,于是選了一篇去日本旅行游記《櫻花七日》;想自己加的滑雪群人數最多,而且里面還有認識的,就選了一篇《與雪共舞》。總之還是風花雪月了。兩篇文章及圖片都是以前在雜志發表過的,質量也不會太差吧。


最近有看到朋友圈里轉的美篇文章,于是在開微信公號前,先在美篇試試水。美篇更像個社區,里面大多是喜歡舞文弄墨的同好者,而且發的文章投到圈子里自然會有人看到,不必自己推。在美篇的試水讓我信心滿滿。只發了一篇《櫻花七日》,被小編加精了,自己沒有做任何推薦轉發,隨其自生自滅,結果一天下來,閱讀量500多,贊70多,近20條評論,吸粉近30人。


經過前期的這些準備,這個周末,陰差陽錯恰逢愚人節,開始推出蕭白話公號。先在微信朋友圈里喊了一嗓子,并小心翼翼地把同事和一些可能會鄙視我這種不靠譜行為的朋友屏蔽掉,本來就沒有多少微信好友,這樣下來所剩無幾了。還是臉皮薄啊,這樣如何能成大事?


然后開始在幾個微信群里發文,還客客氣氣地給大家發個小紅包表示感謝。紅包秒光,甚至還受寵若驚地聽到幾句恭維,看起來還算順利。只有在一個才加不久的群,剛發文就被群主給踢出來了,那是一個法歸群,也就是法國留學歸來的學者們,人不多,但看來深得法國人的傲慢真傳,讓法蘭西在我心目中再次減分。順便說一句,以前看過混子畫的極簡歐洲史,里面嘲笑都德的《最后一課》,說法國人被打到幻聽,以致覺得法語是世界上最動聽的語言,看到那兒真是爆笑啊。


還是同學親。有同學轉發,也有人把文章轉到了同學群里。看來中學的時候沒有白借給他們橡皮。



傍晚檢查成果。心里拔涼拔涼的啊。一篇文章200多的閱讀量,點贊的十幾人,粉絲倒是有70多,登陸公號賬戶一看,除了10幾個熟人,還有一部分看起來像是良民粉,其余大半都是來打廣告和求互粉的。看了下求互粉的公號,我是不會去看他們的文章的,他們大概也不會來讀我的,所以有沒有其實都是一樣。朋友不可復制,屌絲僵尸粉無用,所以折騰一天的結果也就加了十幾個粉。下次發文章總不好意思再去微信群里推吧,也就是說以后文章的有效讀者也就這20幾個人了。


這更像一個愚人節的玩笑。

反思一下自己一天的公眾號經歷。自媒體看起來似乎門檻低,但實際其隱形的門檻已經是相當高了。這個事實就像房間中的大象,大家都應該看到,卻都有意識地集體忽視著它的存在,以至于還烏泱泱飛蛾撲火般地撲進去。


看看自己平時關注的公眾號就知道了,其實就那么幾個,而且實用性的居多。即使這樣,個人的時間已經被支離破碎化了。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在這個自媒體如汗牛充棟的喧囂世界里,如果不是真的有兩把刷子,還是不要給大家添堵了吧。


做公號?咱也許還真不是那塊料!還是該干嘛干嘛吧。除非你真的僅僅是想自娛自樂,除非你有營銷大師能來幫你破局。


突然有點懷念那個每天一家人圍坐在電視機前看新聞聯播的年代了,幾億人聽到的都是一個聲音,多好。 ? ? ? (文章原創。圖片來自網絡。)


- End -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