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CEO傾情執筆:創辦網投網,是這樣一件事

網投網訂閱號2019-12-28 13:27:40

當我把手放在鍵盤上,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網投網的成交額剛剛超過2億。記得公司成立一周年的時候,我們難得放松了一下,去廣州天河體育中心看了一場球。回來的時候,已進入深夜,車奔馳在廣深高速上,窗邊黑暗和霓虹交替,這一年多以來的經歷像電影片段一樣,再次出現在腦海。

創辦網投網,于我個人而言,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

2012年,我從工作穩定待遇優厚的中信銀行辭職,加入了創業大軍。我想,只要我足夠勤奮,再加上運氣的眷顧,我能賺到比原來更多的收入。我會生活無憂,然后把心愛的姑娘娶進門,一切就這么順理成章。

故事的開頭,的確是這樣的。我和老段一起,有了自己的公司,我們有了時間上的自由,可以邊喝著早茶邊談著業務,賺錢似乎手到擒來,易如反掌。

2013年,談了7年戀愛的姑娘終于被我娶進門了。我們在高中相識,在高考后戀愛,我們一起來到陌生的東莞,我們一起見證著彼此的成長,我們也從翩翩少年步入而立之年。

記得我告訴老徐這個消息的時候,老徐還開了個玩笑:七年之癢快來了,要結趕緊結!辦婚禮的那天,四海賓朋齊聚,我幾乎在一瞬間覺得:人生既已如此,夫復何求?

就在我經歷了人生第一個重大角色轉變后不久,2013年的冬天,珠三角制造行業危機蔓延,各行業融資需求激增。我和老段經營的融資中介公司如魚得水,享受著輕松月入10萬的喜悅。如果就這么下去,我想我們也會過得很安逸。

而彼時,五哥正享受著富足安逸,他的同學劉在德國和華爾街精英圈子里游走,徐在廣州碼字,只有我和老段偏安東莞。那時,P2P驟然興起,我關注著,也驚愕著。驚愕的是,當時膚淺的認為通過互聯網募集資金進行放貸,這個會不會與法律相違背,會不會很快被有關部門叫停。

我經常會和老段聊起互聯網金融,聊起P2P。老段來東莞之后就進入了一家大型的投資擔保公司,他經手的業務動輒上千萬。對于風險的認知和把控是老段的強項,當然,這也造就了一個風險厭惡型的他。為了讓他更多地了解互聯網金融和P2P,我特意上網買了不少互聯網金融行業白皮書,讓他細細揣摩,了解行業。后來這也成了我們的一大利器,從那時起我們買了不下100本白皮書,送給許多關注我們但又不懂P2P的朋友,其中包括午夜陽光、林林總總、顧問李巖、丁軍波、宋永軍、鄭平……于是他們漸漸的成為了我們的第一批忠實的種子用戶。

仿佛我們都過得不錯。但偶爾和身邊的朋友聊起當時的生活,總覺得多少有些怠慢自己的青春。我們這一代人,永遠處于時代的變革中:我們初中畢業的時候,人家上小學免除學雜費了;高中時代,當我們埋頭苦學,想考上一個好點的大學,希望將來有個好歸宿的時候,大學生不包分配了。后來,滿大街都是大學生,沒人能給自己鐵飯碗。

我們總是處于被動的改變當中,被動地接受,被動地遵循。也許,我們需要一個機會,讓自己走在大多數人的前面。

互聯網金融就是這樣一個“風口”。過去的5年間,我一直深處銀行和中小企業融資的第一線,互聯網金融的興起就像是身邊發生的尋常事一樣。只不過,對新興事物的認知總有一個逐漸成熟的過程,而就在這個過程中,先一步上路的平臺如今大多數如日中天了,也有很大一部分壽終正寢。劉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關注互聯網金融,他甚至特意去一家機構做過相關的項目;徐則多年來一直奔走在財經領域,自然很快就被互聯網金融吸引,以至于后來紙媒落寞都不是他離開報社的主要原因。

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雷軍說,只要站在風口上,就算是一頭豬,也會飛起來。當身邊的創業伙伴、朋友都對一件事抱有極大的興趣的時候,其中迸發出的熱情和勇氣是可想而知的。那么,我的主動改變,我們關于走在大多數人前面的夢想,就這么啟程了。

2014年5月下旬,當網投網的初創團隊坐在松山湖凱悅酒店大堂徹夜神聊時,那一天剛好是我28歲的生日。五哥說,我們的故事,要有一個奢華一點的開始。我意識到:這事情要干了,而且必須馬上干。所以,現在我很能理解很多創業故事的橋段為什么會一見鐘情、一拍即合,那時我們中的大多數人是第一次見面,眼睛里閃爍著的是勇氣、信任,甚至是網投網的雛形。

就在那個晚上,基于我們各自做人的底線,以及對行業的認知,我們達成了樸素的“約法三章”:1、安全第一。風險是最大的成本,危險的不做,高風險的不做。這在后來公司的推進中,我們一致選擇了第三方資金托管(不設資金池);所有的項目必須都由靠譜的融資擔保公司擔保,并且有足值得的抵押物;2、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人要投自己的平臺項目。自己的平臺,自己都不敢投資,這樣的平臺還有未來嗎?所以我們決定:股東都必須到平臺上來投資項目,關鍵員工要跟投項目,核心員工持股。我們不希望有人出現業內常見的道德風險;3.以誠為本。這看似一句空話,但在日后卻滲透在網投網的方方面面。網投網提倡對外規范透明,對人真誠相待。在營銷中,少燒錢,多讓利給投資者人,并且對真誠投資人的意見和建議給予充分的重視。

為了讓大家在之后的歲月中能不忘初心,我們甚至還特別約定:今后誰打歪主意、出壞招、想冒險,誰就主動退出,斷絕了一切“變節”的可能。這些最樸素的共識,在日后為網投網贏得了安全可信賴的良好口碑。

次月,便有了網投網。我們選擇在此時加入,具備明顯的后發優勢:既能夠學習成功的經驗,也能夠避免別人失敗的慘痛教訓,像設資金池、不做托管、平臺自融、拆標配期不合理、短期資金做長期項目導致提現困難等,前人犯過的錯誤,我們都要提前做好防范。另外,更重要的是,我們從制度設計上以及經營理念上下了很多功夫,所以我們堅信網投網會發展成為真正讓投資者放心的、一流的P2P平臺。

理想總是美好的,但最難的日子還是來了。我們初定的計劃是8月份平臺上線,可是7月底我們還在為用誰的系統發愁,同時業務團隊也開始設計產品,實地走訪客戶了。

7月中旬的一天,我記得是周末,南方的驕陽似火熱得讓人窒息。我和老段剛回公司,業務團隊老大跟我說由于家里反對意見太大,不得不離開網投網,他覺得很對不起我。我沉默良久,突然感到一絲涼意,狠狠抽了幾口煙,想到剛剛成型的10多人業務團隊眼看就要群龍無首了,而且線下業務是網投網的命根子。

于是我親自帶隊負責業務開拓,很長一段時間都是白天見客戶,晚上與技術和運營團隊一起設計產品,設計流程直到深夜。7月底,我們出于投資人利益保障的考慮,最終選定債權轉讓的交易模式,系統推到重建,開發團隊幾近崩潰,前期的心血幾乎全部白費。不過那段時間公司辦公室里“高大上”的淋浴房發揮了重要作用,技術團隊夜里犯困的時候,沖個涼水澡,立馬變清醒接著干活。

2014年9月9日,注定是個要載入網投網史冊的日子,這一天網投網V1.0正式面世,雖然略顯簡陋。后來,我們有了第一個正式項目,第一筆回款,看著小伙伴們興奮的眼神,仿佛他們都把網投網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看著她呱呱落地,到慢慢成長,我們無不洋溢著滿滿的成就感。

是的,我也曾經猶豫彷徨。尤其是當看到各路P2P平臺紛紛跑路、倒閉時,到底是有什么原因妖魔化了這個行業,還是P2P所推崇的普惠金融壓根兒就是個偽命題,我不得不思索。可是每每看到相關報道時,總是情不自禁的后背發涼,嘆息之余也會分析出問題的原因。

直到有一天,當我意識到所謂的跑路或者倒閉只不過是某些從業者違規操作,不按金融行業規則辦事所造成的后果時,我從未如此堅定的認為網投網必將避開前人犯下的種種錯誤,以一顆對金融的敬畏之心,走一條遵循金融的客觀規律的道路。

2015年11月6日上午,網投網交易額已經突破了兩億人民幣。看著從五湖四海發過來的“賀詞”,我感到由衷的喜悅。那一天是周五,整個公司都洋溢在這種氣氛中。看著他們活躍的身影,我翻開了曾經的一些老照片:我們第一次開投資人見面會,我們第一次集體活動,我們站在勝和廣場的天臺上,看著南城的夜景,等待著網投網V2.0的上線……我不是一個感性的人,但看著這些,眼眶卻已濕潤……

這一年多以來,我們團隊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艱難和痛苦,同時也享受的小有成績的喜悅,為的就是要在大潮退去之時,不至于裸泳。說到創辦網投網,相比08年我和一幫熱血青年頂著8月的炎炎烈日踩單車上北京,這算不了多艱難,只是精神上壓力比較大,比起那會兒天天睡馬路,以及一路上的艱辛和孤獨,我們現在的創業處境要好上千倍、萬倍。

人生總得要有那么幾件事情能拿出來講講的,比如當你年老的時候,給你的孫子講故事時,你望著夕陽能若有所思,內心深處總有那么幾個瘋狂的人或事能打動你,讓你雙眼濕潤、熱血沸騰,足矣。

創辦網投網,大概就是這樣的一件事情。

寫于網投網交易額突破兩億之際,感謝每一位陪伴我們成長的人。


《網投網創業故事》連載正在進行中,關注“網投網訂閱號”,更多故事等著你……


長按圖片 識別二維碼 添加關注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