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揭秘 | 史上最大ICO代投詐騙:帶頭人“李詩琴”疑跑路,涉案超6000萬!

投資圈那些事兒2020-06-05 13:08:13

揭秘 | 史上最大ICO代投詐騙:帶頭人“李詩琴”疑跑路,涉案超6000萬!

點擊下方二維碼關注獲取更多


幣圈的江湖總不平靜,近期又發生了一系列虛假代投、卷錢跑路事件。如果說,今年2月的六點公會攜款跑路是一次有組織有謀略的代投騙局,那么,這次“李詩琴”詐騙13個項目席卷1.5萬個ETH跑路事件,將是一場為ICO代投產業鏈灌水施肥,直擊人性貪婪的典型案件。

(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正文共:4038 字
閱讀時間: 11 分鐘


題圖:網傳“李詩琴”的身份證

3月14日,微信公眾號“幣沙龍”爆料稱,近日在OKEx平臺上線的Refereum(RFR)項目,其帶頭人涉嫌“虛假代投”并“將投資者的資產變現和轉移”,然后“籌措渠道試圖跑路”。


據“幣沙龍”所述,經過投資者和眾人層層排查,發現隱藏在RFR項目背后的多個項目均為虛假代投。幾位帶頭人涉嫌將募集而來的ETH(以太坊)充值到交易所進行變現。目前,“幾位相關的帶頭人在實施聯合詐騙后,開始推卸責任或直接跑路?!?/p>




根據知情人士透露,這起代投跑路案件涉及的項目以及涉及的ETH數量,總量大約在1.5萬個ETH左右。


雖然該數據暫未能確認是否屬實,但按照CoinMarketCap平臺當前顯示的幣價,1.5萬個ETH的總額已超6200萬人民幣。對此,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趙虎向雷鋒網表示,如果數額屬實,“這已經可以定性為一起大型詐騙事件”。


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三人結盟


經了解,這起案件共有三位主角,分別為“李詩琴”、“夜色”和“筑夢”。


據微信公眾號“北洋幣君”爆料,“李詩琴”,是一位90后女生,曾做過3M郵幣卡(注:3M,也成為MMM互助金融,被爆是一位俄羅斯人發明的龐氏騙局),后轉至幣圈做代投項目,是這起案件最終“跑路失聯”的關鍵角色?!爸簟?,同為90后,曾與“李詩琴”合作過郵幣卡項目,是這起案件的中間牽線人。而“夜色”,此前一直做一手代投以賺取代投費,與基金公司有過對接經驗。


前期,“李詩琴”以“直接對接國外渠道,高帕點、高比例”為餌,吸引“筑夢”為其牽線“夜色”。據“北洋幣君”文中所述,伊始,“李詩琴”為騙取信任,先發布了一個基石項目,“承諾可以投上,并且比例不低”。為此,“夜色”出于信任給“李詩琴”轉賬145個ETH,以投資基石這個項目。(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三人湊局后,一條縮略版灰色代投產業鏈由此誕生。


騙局敗露


據“北洋幣君”文中所述,“夜色”原本想等到基石發幣后測試渠道是否靠譜再考慮進一步合作。但在市場上逐漸涌現越來越多的ICO項目、“夜色”下屬代投和散戶過于龐大、“李詩琴”又以高比例高返點進一步利誘的情況下,“夜色”出于“急功近利”,還未等到基石發幣,便向“李詩琴”又投入了大量項目。


基石項目后面如期上線比特兒(一家虛擬貨幣交易所),但“李詩琴”所在的基金公司遲遲沒有發幣。據當時“李詩琴”給出的解釋,稱“國外渠道正在計算比例”,并找出各種理由以拖延時間。



“北洋幣君”表示,“李詩琴”詐騙團伙在拖延的時間里,很可能拿其他項目收到的ETH,去比特兒買入大量的基石,以進一步博取夜色信任。


在將這些ETH轉移并變現之后,“李詩琴”隨后拉黑“筑夢”和“夜色”攜款跑路。而投資人在遲遲未見發幣,并發現自己被拉黑了之后,才開始明白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投資人在排查各個渠道系統的錢包地址后發現,“李詩琴”團伙疑為將這些ETH分散到多個錢包,并在幣安交易。


然而,當時這條產業鏈上的主角,也即投資人之一——“夜色”卻開始了推卸責任。在一個名為“李詩琴失聯事件”的微信群里,“夜色”堂而皇之表示,“李詩琴我不認識”。



另據“幣沙龍”爆料,此次由RFR項目牽扯出來的涉及虛擬代投的項目還有:bee、current、dock、Lino、cortex、akasha、mainframe、iotex、keep.network和Switcheo。


案件最新進展

案件發生后,隨即聯系案件主角之一“夜色”,但直至本文發稿前,仍未見答復。


在一個名為“專注清理李詩琴”的微信群里,雷鋒網·AI金融評論記者了解到,此前由投資人排查出來的“李詩琴”團伙在幣安交易所用于套現的賬號已被暴露。該微信群的組織者在群里表示,其正在試圖聯系幣安,“先凍結賬號,再補辦手續”。


該微信群的組織者向雷鋒網·AI金融評論表示,其組織這一微信群的目的在于“力所能及肅清渣滓”?!皫腿颂幚磉@樣的事情已經三五次了”,他說:區塊鏈的發展本來就經歷了風刀霜劍,需要各自貢獻己力。這個行業需要正心正念的引導。(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在問及這起案件的關鍵細節時,該組織者表示,其是案件主角之一“夜色”的微信好友,偶爾交流項目,但從未參與“夜色”代投的任何項目,也未接收過“夜色”的任何費用。他表示,目前這起案件“正通過兩個系統渠道在查,還需要等待”。


隨后,該群組織者表示,已與幣安那邊達成聯系,由“夜色”提供所有涉及向幣安交易過的項目錢包地址,幣安方面表示可提供技術支持,以凍結這些賬戶的交易往來。


14日下午6點半左右,“夜色”在此群中現身。其稱昨日下午已經去深圳寶安局報案,但警署“不接案子”。并稱今晚乘坐飛機去往山西與“劉哥”(也即“筑夢”)碰面報警。



雖然如此,但群內大多投資人對此存疑,并對“夜色”并不著急的態度表達了不滿。他們認為,“夜色”并不能排除在這起案件中的詐騙嫌疑。



目前來看,這起案件的矛盾和糾紛已越發復雜。甚而有投資人指出,網絡上傳出的“李詩琴”的個人身份證信息疑為有假,或“不存在此人”。也有傳聞稱,攜1.5萬個ETH跑路的人在昨日已被抓獲。然而,究竟哪個傳聞為實為虛,在這些案件主角未現身說法之前,我們都未能得知。



關于涉案主體:Refereum項目

今年2月,六點公會頂風作案,攜款卷走309個以太坊,引發眾人關注。這起由一家宣稱為綜合性區塊鏈媒體組織的“專業而又完美”的詐騙,至今相關當事人和受害人的信息仍未見后續。


而聯系到今日被爆料的“李詩琴”案件,總額達6200萬人民幣的涉案規模,將是前者的數百倍。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涉案主體Refereum項目,曾是六點公會Telegram群被推介的項目之一。至于六點公會和“李詩琴”有何關聯,我們暫且只能存疑。(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據公開資料顯示,Refereum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游戲推薦營銷平臺,其通過發行RFR代幣將游戲開發方、主播和玩家三方聚集在一個區塊鏈經濟體系中。主播獲得推薦位、玩家達成游戲成就或平臺任務等都可以獲得代幣,RFR代幣可以用來購買游戲。


在雷鋒網·AI金融評論調查該項目時,曾嘗試登陸Refereum主頁,發現其官網地址已呈現打不開的狀態。



依據目前一些ICO網站尚存的信息來看,Refereum項目代幣總量為50億,ICO總量達25億,只接受ETH這一幣種交易。


在上OKEx之前,RFR也在ICO Rooms(一家為投資者提供區塊鏈項目的平臺)募集資金。該平臺于3月2日發布的《Refereum退幣說明》公告顯示:



由于Refereum已開放二級市場,平臺合作的基金公司遲遲沒有發幣,考慮二級市場現價與私募ETH價格相當,平臺決定Refereum不再發幣,所有已投會員將退幣處理。



然而,諷刺的是,由RFR項目牽扯出來的又一虛假代投項目Current,還掛在該平臺的眾籌板塊。上面顯示,“Current區塊鏈中的媒體生態已籌到300 ETH”。


關于代投

2017年9月4日,隨著國內對ICO“一刀切”,對區塊鏈和虛擬貨幣感興趣的國內投資者ICO難度增大,而不少也屏蔽了中國IP參與,這也進一步讓“代投”這一中介角色“吃香”,國內人員將自己的數字資產轉給“代投人”,并從“代投人”手中換回ICO后的代幣,整個過程極度不透明和依賴于雙方的信任,這也導致了諸多代投騙局。


除了存在“代投人”跑路的風險,代投人也還有可能通過利用信息不對稱賺取差價。即:代投人向投資人收取ETH等貨幣,在換取新的ICO代幣后,如該貨幣登錄交易所大漲,則可將ICO代幣賣出,并向投資人宣稱沒有投到或者額度不足,退回全部或部分的ETH。


本次代投事件反映出來的幾個問題

問題一:本次帶頭跑路事件有多嚴重?


關于本次代投詐騙的涉及金額,雷鋒網從多個渠道了解到的數字從1.4萬ETH到9萬ETH不等。但即便按最低金額1.4萬ETH計算,這一數量也相當巨大,此前被披露的代投詐騙如六點公會攜款跑路,所涉及的也不過309個ETH而已。


問題二:如此大的代投事件是如何產生的?


本次代投的跑路人“李詩琴”此前從事過3M郵幣卡的龐氏騙局項目,雖然6000萬元的金額在幣圈尚數前所未有,但相比已經有過諸多上億詐騙金額的龐氏騙局尚數小兒科,一旦之前這些非法組織摸到幣圈的門道,爆發出的殺傷力是巨大的。



由于代投詐騙時有發生,一些投資人也總結出了如何與“代投人”博弈的經驗,像本次事件中有的投資人此前就遭遇過代投人跑路,最后通過與平臺溝通凍結資產、與警方聯系追查代投人等追回損失。而本次事件無疑給抱著“可以事后采取手段”的投資人又敲了一記警鐘。


問題三:能否通過智能合約等方式規避代投風險?


這個問題讓雷鋒網·AI金融評論記者想起了競價排名推向市場的情況。有業務員宣傳“搜索引擎營銷是最先進的獲取客戶的營銷方式”,但百度等搜索引擎的業務員卻是在通過電話營銷來獲取客戶。


而投資人與“代投人”互不相見,僅僅通過微信交流和個人信任就建立起信任關系,而把區塊鏈的“去中介化”建立信任的特點拋在一邊,簡直就是舍本逐末。但反過來,“代投”的盛行不就是因為有人想賺信息差么?


?

幣圈一日,人間十年。這句已經被用膩的話,放在這起案件的語境下,仍然適配。(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FPData)


“李詩琴”案件引發的不僅僅是對人性貪欲的拷問,也反映了我國ICO監管難以自處的困境。各類ICO平臺以及虛擬貨幣交易平臺,在區塊鏈項目的篩選以及審查方面,仍然缺乏一套嚴密的體系。


正如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協創中心研究員李虹含所述,區塊鏈目前本身就是關注的人越多,項目價值越大。相關機構更應該建立起二次審核機制,避免自身被淪為代投項目方獲利的工具。

本文轉自防騙大數據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 北京麻将规则 图解 国际赚钱棋牌游戏下载 双色球开奖公告结果 沪市权重股 杭州幻游南京麻将 4肖期期中无错版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查询 七星彩可以买7个号码复式吗 润和软件股票 友玩广西棋牌斗牛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