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中國央行:改革需要頂層設計“不能等、靠、要”,堅持擴大開放--行長

2020-05-31 06:05:53
中國人民銀行:改革需要高層設計“不能等待、依賴、到”,堅持擴大開放-政府

上海(路透社)-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日前表示,人民幣匯率改革一直難以調整,存在爭議,典型的是“條件性”和“秩序論”,但在實踐中,改革是大政治,政治家往往要從政治邏輯上考慮最優排名,問題往往過于復雜、多元化,最終無法得到最優的解決方案。

他在接受財經雜志專訪時并指出,改革需要頂層設計,需要從更高的層面認識開放的意義。即使開放存在各種困難和潛在的危險,依然需要堅持擴大開放的大方向,不斷推動有關政策改革??傊?,改革不能等、靠、要。

以下是該專訪文章節選:

**人民幣匯改“條件論”**

人民幣匯率問題歷來眾口難調。站在不同角度意見就會各異,有爭論,有負面評論也有反對意見。你說的是典型的“條件論”觀點?!皸l件論”強調的是,要完成某項改革必須滿足一定條件,條件不夠的情況下勉強推動改革,會出問題。人民幣加入SDR,意味著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需要改革、外匯管制要逐步減少、人民幣自由使用程度要不斷提高。但是不是都要等到各種條件都滿足了才推進改革呢?那倒不是,1993年設計外匯體制改革是一個很好的實例。

當時也有各種意見,反對意見主要就來自“條件論”。他們認為,外匯改革是一件好事,但需要滿足三個條件:出口足夠強大、外匯儲備足夠多、宏觀調控有完善的體系和足夠的經驗。理論上講,這些條件都有道理。但有人反駁說,如果這三方面的條件狀況已經足夠好,可能就沒有改革的動力了;如果這三個條件都達到的話,還需要改革匯率嗎?事實上,如果不搞市場經濟、不擴大對外開放、不進行外匯體制改革的話,出口乏力和外匯短缺的現象就不可能糾正,宏觀調控就陷於管制和外匯分配,也難以積累新型的宏觀調控經驗,這些條件又怎么達到呢?

從國內外經驗看,往往都是最困難的狀況倒逼改革出臺。中國的改革開放發生在70年代末期,文革把中國經濟弄到了瀕臨崩潰的地步,逼出反思和改革開放。1993年決定匯改之前,各省有外匯交易中心,海南的人民幣對美元一度貶到11,外匯儲備只有一百多億美元,下決心實行匯率并軌后,改革的信號釋放了,匯率反而有所升值,外匯儲備也在增加。

中國加入WTO也是一例,當時爭論也很多,甚至被認為挑戰大過機遇,條件尚不具備,但當時中央主要領導同志力排眾議、果斷拍板,實踐證明加入WTO釋放了非常大的開放紅利,也促進了多項改革。國際上,上世紀90年代初期,波蘭的經濟和國際收支難以為繼,茲羅提不斷貶值,通脹率達700%,外匯大量流出,迫使波蘭決定改革匯率、允許自由兌換、放松外匯管制。政策一出,波蘭人反而不著急兌換外匯了,外匯流出好轉,隨后通脹也逐步下降。近年來類似的例子還有阿根廷等。按中國的話來說則是:改革不能等、靠、要。


**改革“順序論”爭議**

對於改革“順序論”爭議,周小川表示,從研究的角度看,如果能把各項改革設計一個合理的順序當然更理想,但在推動改革和制定政策時,面臨的情況復雜多變,各決策者的考量也不完全相同。從國際上的改革經驗看,也很難說按哪一個順序改革就是最優的。經濟學家往往可以從經濟邏輯出發,找出政策變革的最優順序;而實踐中,改革是大政治,政治家往往要從政治邏輯考慮最優排序,問題往往過於復雜、多元,最終得不出最優解。

他稱,用“三駕馬車”來比喻對外開放的動力,駕車前行時,駕車人并不是清楚計算每一駕馬車的各自速度應該是多少,功率多大,而是邊走邊看,哪一根繩子松一點沒有使勁,趕車人就應該趕它一下,否則就可能跑偏或出問題。彎道時,則要拉相應一側的韁繩。不管如何,掌握大方向是關鍵。就像力學中講的合力,取決於各分力的數量和方向,調節得好,這個合力就很接近標量分力之和,不會相互之間掣肘。至於誰快一些誰慢一些,還要看攀比和倒逼的效果,跑得慢的如果被倒逼而加速,就出現良性互動,這是一個動態平衡的過程,不是簡單靠順序就能解決。

另外,如果幾個部門對順序和條件各有不同的主見,其結果很可能是相互的“等、靠、要”,形成推諉甚至死鎖。


**更高層面看匯改**

周小川并表示,總的來說,研究對外開放、匯率制度改革、減少外匯管制方面的問題,既要有技術層面的分析,如條件和順序,但同時又不要只注重技術層面。改革需要頂層設計,需要從更高的層面認識開放的意義。即使開放存在各種困難和潛在的危險,依然需要堅持擴大開放的大方向,不斷推動有關政策改革。如果站在這個角度來分析,就會對人民幣加入SDR的意義有更加深刻的理解。

具體而言,對外開放、匯率制度改革、減少外匯管制要整體推進,不管各自速度如何,整個大方向是要往前的。這就需要注意時間窗口,有些改革遇到了合適的時間窗口就可以加速推進,有些改革沒有時間窗口就可能稍微緩一些。全球金融危機成為人民幣加入SDR的一個重要機遇。

本來人民幣還沒有完全做好國際化貨幣的準備,但全球金融危機導致周邊國家和地區出現流動性緊縮,紛紛要求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和投資結算,人民幣加入SDR就是從這里起步并加快推進的,應該說我們及時抓住了機遇。對改革來說,時間窗口很重要,有關配套措施有可能因倒逼而跟上。因此,有合適的時間窗口的時候就一定要抓住,錯過了時機,未來成本可能會更高,困難也會更多。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月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一次會議上指出,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方面,要合理安排開放順序,對有利於保護消費者權益、有利於增強金融有序競爭、有利於防范金融風險的領域要加快推進。


(發稿 張金棟; 審校 張喜良)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 彩票代理拉人技巧 pk10五码技巧稳赢公式 手机百度内蒙快三 功能强大的股票分析软件 226322平特一肖论坛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甘肃新11选五所有号码 韩国福彩快乐8xxdc 贵州11选5玩法 今晚深圳风采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