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3家P2P平臺連環爆雷 羊毛黨2個月時間損失6萬!

2020-01-17 10:02:39

幾天前,在網上貸款公司微信官方賬戶上看到了征文活動。我讀過前幾篇關于P2P有多好的文章,這不僅是為了賺錢,也是為了治療抑郁癥。我會找到另一種方式來寫一篇關于當年P2P雷聲的故事。

以下是我的踩雷經歷

我這輩子也沒經過大風大浪,安安穩穩地過著小富即安的日子。在一家沒有下崗風險的國企混日子,一眼望到60歲的我。孩子挺乖巧,老婆也還賢惠,老人沒啥大病。兩套房子外租,手上有點閑錢。家里還養了一條貓,人生也算圓滿了。

2016年,我開始投資P2P,同事小孟(化名)是我的領路人。

我倆關系不錯,平日里常在一起打牌、喝酒。小孟向我推薦了小寶金服,新手標收益率挺高的,通過羊頭的鏈接注冊還能獲得高額返現。我也沒考慮什么風險,投了10000元玩玩。新手標兩周后到期,羊毛一共到手400多元。

到2017年初,很難制作一個小寶金套裝,后者是后者,現在不是一張桌子。

我薅了第一把羊毛后,一發不可收拾。薅羊毛就像擼貓,根本停不下來。我跟著小孟加了幾個羊毛群,喝最烈的酒,挑選返利最厚的羊頭,投收益最多的平臺。反正上班也沒事干,我開始以薅羊毛為業。

錢不夠信用卡套現來湊,羊毛薅完了借家人朋友的身份證繼續薅。最瘋狂的時候,我借了7張身份證和銀行卡,綁了幾張手機SIM卡。小孟有經驗,他說移動、聯通的月租費比較貴,偏遠地區的手機卡便宜。在他的幫助下,我搞到了一些偏遠地區的電信手機卡,月租費便宜的還不到5塊。

我用多張身份證,前前后后投了好幾家平臺。有的只需要兩三天就能獲得可觀的返利和利息,有的平臺只需要幾百元就能薅。

其中,印象最深的平臺叫錢脈堡,一共投了3萬元。當時我看過一篇文章,稱錢脈堡創始人蘇忠鑄是XX協會的主席,XX商會的會長,還是數學家蘇步青的家族后代。我也辨不得真假,羊毛黨還管什么創始人,有羊毛就薅。

現在這篇文章還查得到,叫《錢脈堡聯合創始人蘇忠鑄:有根的英雄》。

到期前,QQ群傳出消息,錢脈堡還不出錢了。我們找到羊頭討說法,他說平臺尚未結算,返利是自掏腰包補貼的。小孟和我說,羊毛黨自擔風險,怪不了羊頭。

這是我在P2P投資以來第一次遇到的雷聲。雖然我不急于花30,000元,但我心里很難過。我打算帶我的妻子和孩子向三個北歐國家的旅游團報告。由于損失了30,000元,預算又一次又一次下跌,終于集團去了新馬。

在錢剛寶事件發生的那幾天,我增加了一組權利保護,每天都在網上貸款公司觀看曝光。我愿意想一想花錢買錢的錢,看看這個團體里有什么新的東西。真可惜。拖延了幾十天后,錢還給了我。

我聽說是羊毛黨害死了平臺。錢脈堡成立了沒幾個月,通過返利、高息攬客。客沒攬著,惹來了一群羊毛黨。江湖傳言,一個羊頭帶領一群羊毛黨,動用上百張身份證,薅走錢脈堡幾十萬的返利和利息。

一浪又一浪,我用銀網投下了另一個平臺也掉了下來。銀網是杭州的一個平臺,運營兩年。第三天或第四天招標后,網站和手機應用程序無法打開。

為了支持20國集團峰會,該公司的假期被安排為支持20國集團峰會。

什么狗屁理由,G20和一家P2P網站八竿子打不著。要跑路就跑路,找什么借口。攜銀網毫無意外的雷了,推薦攜銀網的羊頭同時銷聲匿跡,返利也沒有拿到。

上了幾節課后,我對P2P投資得更仔細了,但還是觸碰到了一些雷聲。2017年春節前后,我投了一個很好的輕松投資,淘尼網,正當貸款系列的雷聲,燃放鞭炮慶祝春節。我在兩個月里損失了六萬多元,而且兩萬元的年終獎金也是無趣的。當時,沒有碰到問題平臺,都尷尬地向經濟人問好。

我發現,羊頭和平臺經常一起跑路。平臺跑路,投資者最起碼還能去辦公場所拿把椅子,拆個電腦。羊頭跑路,就再也找不到了。

小孟懷疑羊頭和平臺互相勾結,坑投資人的錢。平臺在跑路前,推出高息產品大撈一筆。平臺找到黑心大羊頭推廣,大羊頭再將返利消息放給小羊頭,小羊頭再放給羊毛黨。跑路平臺、羊頭、羊毛黨形成完整的食物鏈:大羊頭薅小羊頭的毛,小羊頭薅我們這種羊毛黨的毛,跑路平臺大小通吃。平臺跑路后,食物鏈底端的羊毛黨的錢都被薅走了。

我開始重新審視羊毛的價值:平臺靠譜,羊毛可增厚收益;平臺不靠譜,羊毛不如不薅。黑心羊頭助紂為虐,幫助無良平臺騙取投資人資金。當然也有好心的羊頭,賺了推廣費,也為投資者謀取了福利。比如,你們的返利平臺。你們要是不給我返利錢,我就到上海堵你們去,哈哈。

最后,祝愿網貸之家越辦越好。

小白鴿有話要說:

聊天過程中,了解到您已經一年沒踩過雷了。

小白鴿衷心祝愿您投資順利,生活愉快。

過去薅羊毛靠羊頭,道德風險極大。

羊頭合謀無良平臺,榨取投資者血汗錢的事件屢有發生。

現在你有了一個更安全的選擇。

網貸之家返利平臺讓薅羊毛更安心。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