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男人靠不靠譜,就看這一點

女人愛讀書2019-12-17 15:58:35


第一章 女士,你弄壞了我的襯衣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為自己的失誤,發膠噴到了對方的領子上。

這是她今天第二次失誤了。

沈柒覺得自己今天死定了。

身為頂級私人造型師,卻犯了學徒都不會犯的錯,這一行自己怕是做到頭了。

正在做造型的男人,天生一雙鳳眸。眼角下壓,眼尾上揚,眸光微冷。

相學上說這樣的男人陰狠而絕情。

賀逸寧視線再度瞄向了沈柒的鎖骨。

那個位置有一枚指甲大小狀若火焰的胎記。

火紅色的胎記在精致的鎖骨中間,嬌艷而熱烈。

“這是你毀掉的第二件。”賀逸寧瞟了一眼自己被毀掉的衣服,抬頭看著沈柒,眼神微微一瞇。

沈柒感覺到后背上,瞬間鋪天蓋地的壓力傾瀉而來。

沈柒手指哆嗦了一下:“對不起……”

就在沈柒心底七上八下等待命運的宣判時,賀逸寧突然湊進了沈柒的耳邊,邪魅一笑:“你在挽留我?”

他的呼吸一下子噴到了沈柒的耳朵上,散發著的荷爾蒙氣息瞬間鋪天蓋地、無孔不入的滲透了過來。

沈柒瞳孔瞬間一縮。

身體第一時間發做出了反應,伸手就要推開賀逸寧。

手指觸及對方胸口,觸摸到的一片溫潤,讓沈柒如同燙著了一般,飛快的縮回了手指。

沈柒狼狽的后退一步,卻忘了身后就是化妝臺,整個人一下子貼在了上面。

正要起來,賀逸寧傾身壓了過來,兩個人幾乎鼻尖相抵。

沈柒大氣都不敢喘,唇瓣微顫,心跳加速,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看著沈柒逐漸紅透的耳根,賀逸寧卻是輕輕的笑了起來。

“最后一次。”好聽的嗓音在沈柒的頭頂上響起,讓沈柒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竟然真的逃過了一劫。

叱咤風云的商業帝王。

冷酷無情的職場暴君。

傳說中的賀氏財團的總裁。

讓萬千女性愛恨不得的鉆石王老五……

他的頭銜太多了,沈柒只能記住一樣:如果有人在他面前犯錯,這輩子就告別這個行業吧!

今天自己接連犯了兩次錯誤了,他竟然沒有讓自己消失?

高大的身形倏然離開,身高只有165公分的沈柒瞬間覺得壓力一輕,這才站直了身體。

“女士,我還有十五分鐘。”賀逸寧非常好心的提醒沈柒。

沈柒這才猛然回神,趕緊過來將剩下的工作完成。

做完了造型,沈柒忐忑不安的問道:“那兩件衣服的賠償……大概是多少?”

賀逸寧饒有興趣的看了她一眼:“看在你主動認錯的份上,只收成本價,一件五十萬。”

什么?兩件衣服一百萬?

沈柒的臉色刷的瞬間變白。

“怎么?賠不起?不然……用別的抵債?”賀逸寧看著自己的新造型,透過鏡子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沈柒……

丟下這句話,賀逸寧長身而起,瀟灑離開。

沈柒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身為賀氏的當家人,竟然……

電話響起,沈柒看了看號碼,心底驀然一痛,迅速接了起來:“喂,阿姨,展博有消息了嗎?”

電話那端是久久的沉默,過了足足一分鐘之后才傳來疲憊的回答:“警察說,已經過了四十八小時有效救援,只怕生還的希望不大了。”

轟——沈柒只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

身體一軟,一下子癱坐在了地毯上。

展博,死了?

他怎么說死就死了?

不是說好要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嗎?

不是說好這次回來就訂婚的嗎?

騙子,展博你這個大騙子!

沈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大門的。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全身都已經濕透了。

伸手抹了一把臉,臉上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早就模糊了她的視線。

沈柒想哭出來,狠狠的發泄一下。

可是到了此時此刻,她才明白,痛到極致的時候,是根本哭不出聲音的。

沈柒跌跌撞撞的往前走著,傾盆大雨中,這個世界里只剩下了絕望的聲音。

賀逸寧看到路邊那個步履踉蹌的身影,瞬間認出了給他做造型的女人,心底莫名的就揪了一下,在即將經過她身邊的時候突然開口:“停車。”

純白色的勞斯萊斯穩穩的停下,車窗降下,俊美無儔的容顏在這雨天,越發的像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祗。

發現雨中的這個女人壓根沒有注意到自己,賀逸寧眼眸忍不住壓了一壓。

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忽略過他。

“上車。”充滿淡淡怒氣的開口,這個女人是傻子嗎?這么大的雨,竟然不知道打傘?

沈柒聽到身后的聲音,機械的站住、轉身。

在看到賀逸寧那張冷淡絕美容顏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剛剛抑制住的淚水就這么瞬間再度決堤。

沈柒嘴唇哆嗦了一下,淚珠滾滾而下。

盡管知道他對自己來說,只是一個陌生人。

可是沈柒此時特別想找個人傾訴一下,因為這個世界上,她連一個可以傾訴的人都沒有。

哪怕對方只是一個陌生人,她也忍不住了:“他死了,回不來了……再也……回不來了……”

話音未落,整個人卻已是泣不成聲。

賀逸寧看著沈柒突然脆弱的仿佛一張薄紙,一陣風或許就能讓她支離破碎。

那點怒氣,不知道為什么就瞬間消散。

賀逸寧親自給沈柒打開了車門,口氣突然軟了下來:“上車。”

沈柒仿佛快要溺斃的人,突然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沒有任何猶豫就上了車。

沈柒蜷縮在了座位上,哭的像個孩子。

她好害怕孤單,她好害怕一個人承受黑暗。

賀逸寧眼眸斂了斂,對司機說道:“去景華莊園。”

司機一愣,馬上恢復平靜,開著車朝著景華莊園快速行駛而去。

等沈柒再次回過神的時候,她已經身處一個巨大莊園里的別墅之中了。

看著四周精致絕倫的簡約西歐式風格房間,沈柒這才后知后覺的回想起來,自己竟然在傷心欲絕的情況下,上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車,去了他的家……

沈柒下意識的站直了身體,抓起自己的包就要狼狽逃離。

“怎么?欠了我的錢,這么急著就想跑?”疏離淡漠的聲音,卻說出了這樣的話。

沈柒猛然轉身,看到賀逸寧穿著白色的睡衣一邊擦著頭發一邊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剛洗過澡的黑色短發,凌亂而服帖,襯得賀逸寧越發的狂放不羈,貴氣逼人。

?

第二章 代嫁

沈柒的視線落在了賀逸寧那筆直修長的大長腿上,有點移不開視線。

她不得不承認,賀逸寧真的是天之驕子。

他擁有著這個世界上所有男人最想要的一切。

容貌、身材、健康、財富、地位、權利等等等等。

可是這樣的男人再好,跟她也沒有半分關系。

她雖然懊悔自己行動莽撞,卻沒有退縮,直視賀逸寧說道:“我現在就給你打欠條。我會連本帶息的還清的。”

賀逸寧突然靠近,慢慢朝著沈柒壓了過去。

沈柒一個措手不及,一下子跌坐在了沙發上,眼睜睜的看著賀逸寧朝著她欺壓過去,卻完全不敢伸手推開對方。

她清楚,只要她一伸手,就會觸及到對方光滑緊致的胸膛。

她只能狼狽的不停的向后縮。

此時沈柒已經半躺在沙發上了,她真的沒有退路了。

好在賀逸寧也停止了繼續下壓的動作,就那么跟她保持著一拳的距離,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因為淋雨的緣故,沈柒身上的衣服緊緊的貼在了她的身上,露出了精致起伏的曲線。

賀逸寧的眸光在沈柒的身上反復掃了幾遍,最后定在了她的鎖骨之間。

賀逸寧強壓著想觸摸一下那個胎記的沖動,鳳眸微微抬起,眸光里藏著一抹讓人看不懂的情緒。

燈光在賀逸寧的臉上打上了一團陰影,卻也讓他狹長的鳳眸越發的風情。

根根分明的睫毛翹起的弧度,與他嘴角彎起的角度,詭異的和諧而統一。

賀逸寧似笑非笑的看著沈柒:“喔?”

沈柒雙手護在胸前,不知道是推還是不推,因為局促緊張整個人僵硬的仿佛變成了一座雕塑。

沈柒極力的轉過頭,閉上眼睛不去看賀逸寧。

仿佛只要她不看,就不存在被欺壓的事實。

賀逸寧看著沈柒鴕鳥的姿態,輕輕的笑了起來,慢慢的直起了身體,轉身坐在了旁邊的單組沙發上。

旁邊馬上來了傭人,有人換了毛巾彎腰給賀逸寧擦干頭發,有人過來跪在一邊給他整理指甲。

沈柒等了半天也沒等到可怕的事情發生,這才顫巍巍的緩緩睜開了眼睛。

沈柒想坐起來,卻發現自己竟然因為太過緊張竟然腿麻了一下。

等沈柒坐好,賀逸寧突然開口:“為什么哭的那么傷心?”

沈柒全身瞬間一僵,剛剛提起來的戒備瞬間被哀傷所籠罩。

她輕輕搖搖頭,不想解釋什么,只是緩緩站了起來,沖著賀逸寧一鞠躬說道:“謝謝您,欠您的錢我一定會還的。”

她是想找人傾訴,可絕對不能是眼前這個危險的男人。

剛才她一定是昏頭了,竟然對著他哭的那么傷心。

沈柒簡單的道謝之后就告辭離開,看著她的背影,賀逸寧眼眸閃了閃,還是讓人送她回去了。

外面的雨,太大了。

沈柒回到了家,剛剛進門,就有數道目光投到了她的身上。

沈柒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先去休息了。”

“站住!”一個威嚴的聲音從身后響起,生生的叫住了沈柒的腳步。

沈柒緩緩轉身,看著眼前這個保養得宜的中年男人:“父親還有什么吩咐?”

沈剛面色一沉:“你眼里還有我這個父親?這么晚去哪了?看看你現在是什么樣子!”

沈柒嘴角動了動,卻什么都沒有說。

以沈剛的能力,怎么會不知道展博已經出事的消息?明知故問?

坐在沈剛旁邊的少婦也跟著一起數落沈柒:“小七,你怎么總是讓你父親生氣?快點跟你父親道歉!”

沈柒沒有吭聲,那一聲媽死死的憋在了喉嚨里,怎么都叫不出來了。

沈剛手指著沈柒氣得全身顫抖:“看看,這就是你的女兒!”

沈夫人趕緊給沈剛消氣,轉頭對沈柒說道:“小七,你先坐下,我們有話對你說。”

沈柒想了想,也不回房間換衣服,就那么一身濕漉漉的坐在了他們的對面,等待訓話。

反正她做什么,錯什么。索性聽聽他們今晚到底想說什么。

沈夫人跟沈剛交換了一個眼神,沈夫人開口說道:“小七,你還記得沈家是怎么起來的嗎?”

不等沈柒回答,沈夫人自顧自的說了下去:“是賀家給了我們沈家一筆錢,才讓沈家起死回生有了現在的局面。賀家看得起沈家,給了沈家一個機會,只要能給賀家生下個孩子,那筆錢就不用還了。”

沈柒是知道這個事情的,頓時皺著眉頭回答:“不是已經定好了沈茵茵嫁過去做少奶奶?”

沈夫人馬上堆起一臉的笑容:“是啊,雖然早就決定讓茵茵嫁過去的。可是……小七,茵茵現在出了點事兒,她是不能嫁到賀家了。”

沈柒沒有吭聲。

“茵茵她……身體不允許……”沈夫人吞吞吐吐的表情讓沈柒的心底升起一抹不好的預感。

“到底想怎么樣?”沈柒直接打斷了沈夫人的話:“有什么就直說吧。”

坐在一邊的沈剛也不想再拖下去了,直接了當的說道:“你代替茵茵嫁過去!”

沈柒的臉色驟然大變,身體瞬間繃直:“父親,這是什么意思?”

沈剛臉色一沉:“沈柒,沈家養你十八年,就算是養個寵物,也該回報主人了!”

看到沈剛生氣,沈夫人轉頭馬上就哀求著沈柒:“小七,如果沈家沒人嫁過去的話,賀家就會收回當初借給我們的錢,沈家就真的完了。到時候這座別墅、汽車、珠寶、股票統統就沒有了!沈家完了,誰給小六出錢治病?”

沈柒如遭雷擊。

是啊,沈家完了,哥哥怎么辦?

如果說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了一個親人,那么那個親人不是那個要將自己推進火坑的母親,而是哥哥沈陸。

可是,自己怎么可以嫁給別人?

自己是要跟展博一生一世在一起的!

沈柒神情恍惚的離開了客廳,等沈柒一走,從樓梯上緩緩走下來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一下子抱住了沈夫人的脖子:“媽,我不要嫁給賀家的那個人,他不過是個養子。現在連繼承權都沒有了,就是一個廢人!”

?

第三章 威逼

沈夫人心疼的抱著少女:“好好好,我們不嫁,我們茵茵這么漂亮當然要嫁就嫁最好的。既然你不想嫁過去,就讓你姐姐嫁過去好了!”

“她才不是我的姐姐呢,她身上又沒有沈家的血脈。”沈茵茵不屑的說道,隨即口風一轉:“要嫁也要嫁給賀逸寧,他才是賀家的未來當家人嘛。”

沈柒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間,房門一關,整個人靠在門上緩緩下滑,一下子坐在了地毯上。

抱著膝蓋,淚水四溢。

展博還生死不知,家里竟然就讓自己替沈茵茵待嫁。

如果自己不嫁,沈家就會斷了哥哥的治療費。

可是如果自己嫁了……

那展博該怎么辦?

老天爺為什么要這樣對自己?

外面響起了敲門聲:“小七,我知道你在房間,媽媽能跟你談談嗎?”

沈柒身體一僵,手指瞬間收緊。

沉默了一下,還是打開了房門。

沈夫人也不管自己的女兒有沒有換下濕漉漉的衣服,自顧自的進來說道:“小七,我知道你是怨恨我的。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啊!當年我帶著小六和你改嫁過來,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苦。沈家也把你們兩個視如己出,給了你們沈家的姓氏,還供你讀書,給你哥哥治病。你也知道的,你哥哥這個病這輩子怕是好不了了,如果沒有好的醫院,只怕活不長久。”

沈柒垂下去的眼眸,藏著無盡的悲哀。

“一想到因為我們沈家會被賀家逼債,我的心里就不踏實。如果沒有了眼前的這一切,你跟小六該怎么辦?”沈夫人裝模作樣的擦了擦眼角:“我都是為了你好。雖然賀家這個人只是個養子,可是好歹也是賀家的長子,你嫁過去了,你就是大少奶奶!就算他不是賀家當家人,可是賀逸寧也會看在兄弟一場的份上,讓你一輩子榮華富貴。”

看到沈柒不為所動,沈夫人終于用起了她的終極殺招,轉身一下子嚎啕大哭了起來:“我好命苦啊!我一輩子生了三個孩子,一個從小就是個蠢的,一個不孝順生生的要逼死我這個當媽的啊!可憐我的茵茵還那么小,就要成為沒媽的孩子……嗚嗚……我還不如現在就去死了算了!我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每次沈夫人這樣,沈柒都會妥協。

可是這一次,沈柒只是淡淡的問了一句:“媽,展博從小就對你孝順,逢年過節都會帶著禮物過來拜會。他現在出事了,你可曾問過我一句他的情況?”

話一出口,沈柒的眼眶瞬間一紅,差點再度淚崩。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一個死人而已,有什么好問的?”沈夫人脫口而出:“當初如果不是看在展博的家里還有點勢力,我怎么會同意你們交往?”

沈柒用力的閉上了眼睛,淚水崩潰而下。

她真的不愿意承認說出這番話的人,竟然是她的母親。

在她的眼里,除了她自己和沈茵茵之外,還在意過誰?

“再說了,我現在不是給你找了個更好的歸宿嗎?沈柒,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賀家那是什么家庭,展家又算得了什么?我警告你,如果你敢不嫁過去,我馬上就讓人停了小六的治療!”沈夫人耐心用盡,直接站起了身體,壓根沒看沈柒一眼就離開了房間。

聽聽她說的什么?那是她的兒子!她竟然要用她自己的兒子威脅女兒!

聽著房門被甩上,沈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抱著膝蓋嚎啕大哭了起來。

一個身影怯怯的站在了沈柒的面前,怯怯的開口:“小七,衣服,濕了。”

沈柒聽到這個聲音,緩緩抬頭。

沈陸那張驚世駭俗的容顏瞬間撞入了沈柒的眼簾。

沈柒一下子站了起來,一下子撲進了沈陸的懷中,將自己全部的委屈用淚水狠狠的宣泄了出來。

全家上下沒有一個人注意到她一身的雨水,只有患有自閉癥的哥哥發現了。

“哥……”沈柒死死的抱著沈陸的腰身,泣不成聲。

“不哭,小七,不哭。”沈陸身體一陣僵硬,但是還是機械的撫摸著沈柒的頭頂。

沈柒哄著沈陸睡著,坐在一邊發呆。

從記事起,照顧哥哥就成了她的責任。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哥哥被發現得了自閉癥,從此再也不跟任何人交流。

除了沈柒可以靠近他之外,沒有人可以靠近。

沈柒伸手輕輕撫摸著哥哥的臉頰,心底變得一片柔軟。

哥哥長得極其的妖艷,漂亮的雌雄莫辯,在顏值上是唯一可以跟賀逸寧平分秋色的存在。一個妖艷,一個妖魅。

可是兩個人的境地卻是天差地別。

哥哥只能被關在房間,沉浸在孤獨的世界里。

賀逸寧卻是叱咤金融界的帝王。

一想到賀逸寧,沈柒就覺得自己的心情糟透了。

哥哥經過長時間的治療,已經開始愿意跟自己交流溝通了。醫生說再堅持一段時間,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樣交流了。

在這緊要的關頭,怎么可以斷掉治療?

可是自己賺的錢都被母親以給哥哥補身體為由搜刮去了,更何況自己現在還欠了一百萬的債。如果沈家不肯出錢的話……

沈柒不敢想下去了。

她無法想象沈陸再度陷入黑暗孤單的樣子。

不,絕對不可以!

————————————————————————

賀逸寧搖晃著手里的酒杯,看著突然拜訪的大哥,微微瞇起了眼睛:“給我一個替你結婚的理由。”

賀逸寧的大哥,賀家的養子——賀逸其用力將手里的紅酒全部倒進了嘴里,長出了一口氣:“逸寧,我已經正式宣布放棄賀家的繼承權了。”

“可是這個還不足夠讓我舍棄我的婚姻做籌碼。”賀逸寧輕笑了起來,鳳眸里精芒一閃:“換個條件。”

“如果我說,我已經有了你一直苦苦找尋那個小女孩的下落……這個條件呢?”賀逸其驀然抬眸看著這個已經鋒芒畢露,叱咤風云的弟弟。

賀逸寧的手指倏然收緊,俊美妖魅的容顏瞬間一變:“你是說真的?”

賀逸其點點頭:“她最后出現的地方恰好是我要去的地方,我可以順便幫你打聽一下。”

賀逸寧稍微還有些猶豫。

賀逸其馬上說道:“一年之后只要她沒有懷孕,老夫人就會動手趕人,你只不過付出一年的自由。”

?



↓↓↓ 點擊"閱讀原文" 【查看未刪節版內容】 ?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