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敢問領投+跟投機制:你投我也投,這樣真的靠譜嗎?

眾籌之家網2019-12-18 16:26:58

????

目前國內所有眾籌平臺在這方面的情況都是一樣的:領投者,只是一個標桿,而相關的數據和法律文件卻都是缺失的。


領投與跟投的機制靠譜嗎?



早期項目的股權投資風險非常大。而對于業余投資人來說,更是如此。

最終,每個早期項目的投資人都會知道:買項目容易,賣項目難。

買入一個項目的股權很容易啊,因為那是花自己的錢;可賣出一個項目的股權就沒那么容易了——因為那是讓別人掏腰包。

有經驗的投資者,常常在出手買項目之前,已經設計好出售路徑,他們知道這樣的項目,如若成功,下一撥投資人應該是誰。硅谷的投資機構A16Z在這方面是典范——他們維護著一個非常龐大的投資人關系數據庫,雇傭很多人增補、整理、分析這個數據庫,作為他們投資決策的重要依據。

業余投資人通常沒有這種資源和能力。于是,絕大多數業余投資人選擇參與眾籌,也就是說,跟大伙抱團。


雖然這是個不錯的思路,可是也得注意:人多不一定力量大。


國外的Anglelist也好,國內的各種投資俱樂部或者眾籌平臺也罷,常常采用“領投+跟投”的模式。

這種模式肯定是有好處的,并且看起來也是最好的“沒辦法的辦法”,但不足的地方是什么呢?

知名投資人或者機構領投本身幾乎并不影響項目的成功率。

不可否認,知名投資人或機構有更好的“眼光”——因為他們有更專業的知識、調研能力和人脈(其實很多的時候這些也確實只是空談),但早期項目就是成功率很低的,投資人的眼光常常與成功率并無關系。要是領投者出具擔保就不一樣了——當然在早期項目的股權投資上,沒有人會這么做,更沒有人敢這么做,也沒有人有必要這么做。


跟投者和領投者的資金風險是一樣的。

如若項目失敗,無論是跟投還是領投,風險其實是一樣的,都是投資款化為烏有——并不會因為選擇了跟投就能多收回一些。而與此同時,如若項目成功,收益卻要更少一些——因為領投者通常會按照約定拿走一部分……

領投者有另外的風險。

領投者的資金風險其實與跟投者是一樣的,反正項目失敗了誰都拿不走什么。但領投者的收益中有另外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聲譽。自己領投的項目不斷成功,就會積累更多的聲譽。在投資圈里,聲譽幾乎就是現金——有聲譽的投資者不再被認為業余,他們隨時可能從一個獨立的投資人進化為指揮若干億資產的基金合伙人。當然,項目失敗的話,聲譽就會受到影響,可關鍵在于本質上來看,項目失敗的可能性就是更大……結論是,沒有實力不要亂領投。

領投者和跟投者的兌價很可能并不相同。

目前國內所有眾籌平臺在這方面的情況都是一樣的:領投者,只是一個標桿,而相關的數據和法律文件卻都是缺失的。作為跟投者,沒有什么依據認定領投者是不是真的以公示的估值和比例投資了那么多錢——甚至所謂的領投者是否真的拿錢了都無法驗證……聽起來像個笑話,但很多業余投資者好像甚至不知道應該擔心一樣——這其實是很危險的。


投資的核心從來都是這樣:


自己的決定自己買單。


當不順利來臨(幾乎99%)的時候,就是江湖上的描述最為應景:自己約的炮,含淚也要打完。

所以,投資就是投資,實質上沒有“領投”和“跟投”之分,自己的決策要自己去做,自己做好的決策自己要承擔后果,當不幸來臨的時候,無處哭訴。



早期項目股權投資最大的風險來自于何處?



日常生活中,我們會玩各種博弈游戲,下棋,打牌,踢足球……

這些博弈游戲的特點是,你能看得到對手,以及對手的種種反應。于是,作為參與者,我們常常可以通過觀察對方的行為進而做出相應的調整。

在球場上,對方隊員沖過來,如若他跑的速度比你快,你可能的回應就是把球傳出去……如果對方射門很準并且已經在可能射門的范圍內,你的選擇通常是把他鏟倒——哪怕可能因此犯規而被罰下場……

當你投資了某個創業項目之后,你們就是一伙的,然后目標只有一個:贏。

如果,在決策之前,你知道你的競爭對手是誰,那么:

經過分析對比,你發現自己并不具備絕對優勢,所以你決定放棄……

經過分析對比,你覺得自己優勢明顯,所以決定放手一搏……

第一種情況其實并不丟人,反正機會多的是。第二種情況當然也沒問題,因為你自信。可問題在于現實中的博弈,從來都不是那種簡化過后規則明確的場景,最大的風險來自于:

你甚至不知道你的競爭對手在哪里……你也不知道他們是否遵循相同的游戲規則……

也因此你也完全不知道對方在干什么。若是等你開始做過一段時間,才發現有你之前并不知道的競爭對手,而后在他們面前你毫無優勢……贏,就只能是一廂情愿而已了。

在我眼里,這才是參與早期項目股權投資需要眾籌的根本原因。



信息完整既然是不可能的,就不要去奢望;


但信息更完整一點是有可能的,并且已經有被證明為靠譜的解決方案:眾包。


雖然群智在決策的時候常常并不更聰明,甚至更愚蠢;但群智在獲取更多感知方面的能力是毋容置疑的。所以,感知要靠群智,決策要靠自己。


關于如何決策,我的一位老朋友,CoBuild的合伙人鐵嶺有這樣總結:

聽大多數人的話;

參考少數人的意見;

自己做決定。

我覺得在生活的各個領域都是極為深刻準確的建議。



早期項目投資最難的部分是什么?









我個人在最初的時候以為是自己的知識體系,后來卻發現完全不是。

2013年下半年開始,我大約進行了一年半左右的投資活動。雖然最終業績不錯,但整體上來看,成功基本上只局限于比特幣世界內部,而比特幣之外的投資活動,成功率非常低——雖然在比特幣世界里也有失敗的項目,但成功率卻相當高。


我占了個巨大的便宜:

我從來不出去找項目——這對其他投資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

在 比特幣世界里,無論是誰創業,都會第一個想到我,就算不找我投資,也想聽聽我的看法。所以,我連個投資經理都沒有,雖然有個助理,她也完全不管這方面的事 情。我只是時不時打開郵箱,看看新進來的BP,好的就見見,細細問問,且給點建議,不好的就見見隨便聊聊……這在其他領域里是完全做不到的,因為往我郵箱 里發BP的創業者來自于全球各地。

我決定開始接觸比特幣之外的世界,來自于一個樸素的看法:

如果一個地方讓你太舒服讓你樂不思蜀,你就肯定會不知不覺退化成一個傻×。

于是我開始接觸其他的領域,瞬間發現并體會到各種劣勢。當然最明顯的就是:項目源少的可憐且質量不高。

實際上都沒什么可選,還談什么選擇策略呢?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接觸到越來越多的早期項目投資者,也包括機構,發現大家面臨的問題是一樣的:


首先要有量,才有質,然后才有決策質量可以發揮的空間。

1.與其他投資者抱團是一個選擇。

但這個選擇也有局限,因為抱團也需要對等——很強的投資者并不是不屑于與業余投資人抱團,而是那樣會真真切切地降低自己的效率。差的投資者們抱團只能變得更愚蠢——囧。

2.參與眾籌平臺上的項目也是個選擇。

但這個選擇也有局限,因為那上面的項目常常要么質量極差,要么已經不再是最初始狀態——雖然我個人不覺得這是什么問題,但我了解很多投資人的心理,大家都希望自己有機會從最一開始就與出眾的項目站在一起。

3.于是,還剩另一個現實、有效的選擇:自己鼓搗出一個出眾的項目。

這是個榜樣的世界,光說是沒有用的,聰明也常常顯得無補于事,必須拿成績說話。做出來比說什么都強。你做出一個好項目,大家就會認可你,甚至想當然地高估你——這只能讓你獲得更多相對優勢。

其實,并沒有看起來的那么遙不可及,因為訣竅在于你在跟身邊的人比,而不是跟全世界的人比。而道理也是站得住腳的:所謂影響力,就是從身邊一點一點拓展開來的。

所以說,出路其實只有一條:

通過摸索,走過失敗,最終搞出一個大家伙。


投資比創業還殘酷,創業失敗了,人家還會鼓勵你,你投資失敗了,沒人可憐你,有的只是鄙視——你還得默默忍受。嗯,就是這樣。


·END·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