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林黛玉的真命天子原來不是寶玉,竟是他…

洞見2020-06-25 12:44:30


洞見(DJ00123987)——不一樣的觀點,不一樣的故事,數百萬人訂閱的微信大號。點擊標題下藍字“洞見”免費關注,我們將為您提供有價值、有意思的延伸閱讀。


作者:百合

來源:時光雕刻的蘿卜花(ID: shiguangdiaoke720)

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

? 點上方綠標可收聽洞見主播春宴朗讀音頻

01

讀《紅樓夢》的人大概都會對這個情節記憶猶新:

林黛玉從蘇州葬父歸來,寶玉忙不迭把前兩天北靜王水溶贈的鹡鸰香串拿出來“珍重”送她,可是林黛玉卻擲而不?。?/span>

“什么臭男人拿過的!我不要他?!?/strong>

這個節點其實是一個起點,黛玉情路的起承轉合就此啟動。

轉贈這樣的事寶玉干了不止一回。

二十八回,他和蔣玉菡相見恨晚,可是一轉身,就把蔣玉菡贈他的汗巾子轉贈給了襲人,襲人后來的結局是跟了蔣玉菡。

曹雪芹既然會安排寶玉用一條汗巾子把蔣玉菡同襲人聯系起來,那么讓寶玉把水溶的一串珠子轉贈黛玉絕非偶然。

水溶在第十四回出鏡,只有幾分鐘卻驚艷絕倫:“頭上戴著潔白簪纓銀翅王帽,穿著江牙海水五爪坐龍白蟒袍,系著碧玉紅鞓帶,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麗人物?!?/span>

氣度不凡,言辭高妙,給了寶玉一串御賜珠子做見面禮。

在《紅樓夢》里,但凡肯舍點筆墨描寫外貌衣著的人物都不是凡品,水溶這么“bling bling”的人,怎么可能只是個打醬油的?

這本書丟了后四十回,許多精彩的故事被截掉了尾巴,高鶚狗尾續貂,終歸不像,把水溶給寫丟了。

曹雪芹用心良苦,從轉贈串珠開始,已在把故事一點一點慢慢堆織。

針對林黛玉不收串珠,脂硯齋在后面批道:“略一點黛玉性情,趕忙收住,正留為后文地步?!?/span>

思維縝密處處伏筆的老曹,從不寫廢話,每一個人的出場每一句話的道出都不會無緣無故,空穴來風。

關于水溶,曹雪芹一定會濃墨重彩地寫。

02

寶玉夢游太虛幻境時,一曲《枉凝眉》早已將黛玉的婚戀大概交代清楚了。

曹雪芹用11首判詞、12支曲子對金陵十二釵的命運一一作了概述。

其中,釵黛合用一首判詞,但與之對應的曲子順序紋絲不亂。

釵黛判詞第一句“可嘆停機德”指德行出眾的寶釵,第一首曲子《終身誤》描述的正是寶釵嫁給寶玉,陷入貌合神離的婚姻;

判詞第二句“堪憐詠絮才”指黛玉,而對應的第二首曲子《枉凝眉》便是黛玉婚戀正傳: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

彌漫著悲苦之氣。

這首曲子吟唱的正是神瑛侍者和絳珠草的前世今生。

前生,絳珠草受神瑛侍者灌溉之恩,后來修成女體人形,為了報恩,她說:我受了人家甘露之恩,可我并無此水可還。

他要做人,我也去做人,用眼淚還他好了。

這二位便一先一后投胎來到人間,絳珠仙子轉世為林黛玉,等待機會還報神瑛侍者上一世的恩情。

傳統認為曲子里寫的正是寶玉和黛玉之間的事,換言之就是認為寶玉即神瑛侍者,這不通,因為寶玉根本不是“美玉”,“美玉”另有其人。

第一回里說得很清楚:寶玉的前身就是一塊女媧補天剩下來的石頭,他苦苦央告僧道兩個神仙幫他投一次胎,去富貴溫柔鄉里享受幾年。

那兩位才作法把這塊巨石真身幻成一塊扇墜大小的玉石,正反面都刻上字來抬高他的身價,稱呼他為 “蠢物”。

這塊石頭的故鄉在大荒山青埂峰下,和仙界差了十萬八千里。

第五回寶玉初次隨警幻去太虛幻境時,幾個仙姑還抱怨警幻:不是說去接絳珠妹子么?

怎么把這“濁物”接來了??

和那兩位僧道對他的稱呼類似。

如果他真是神瑛侍者,那幾個仙姑見是故人來,怎么會那么嫌棄?

連高鶚都弄錯了,在偽續的第116回,他寫賈寶玉回到太虛幻境,仙姑們稱寶玉為“神瑛侍者”。

大錯特錯不說,還誤導了后來者。

主角都搞錯了,關系當然難以自圓其說,各種解釋都似通非通,引出不少口水仗,專家們考證的、索引的忙著各說各話,不斷派發各種新的論斷,連劉心武先生都加入進來,他認定了這曲子寫的不是寶玉和黛玉,卻認做是妙玉和湘云。

沒搞清楚“美玉”是誰,難怪紅樓夢后四十回大結局研究就此陷入迷宮,怎么都找不到出口。

03

最靠譜的研究也許應該是“以本為本”,認真讀原著。

書中種種其實都在不斷暗示讀者:北靜王水溶才是真正的神瑛侍者轉世,人家才是林黛玉的真命天子。

《枉凝眉》首句:“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span>

明明白白所指這兩個人正是來自該段風流公案。

?“仙葩”是絳珠草黛玉,“美玉”簡稱為“瑛”,正是絳珠草要報恩的神瑛侍者。

在《紅樓夢》里,唯一被用“美玉”兩個字形容過的男子只有水溶,曹雪芹寫他“面如美玉”,而水溶出身高貴,從外在至談吐再至涵養,十分完美,稱其為“美玉無暇”名副其實。

“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彼艿拿掷锴『糜小八弊?;“月”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古詩“梨花院落溶溶月”,老曹喜歡借字或隱字,用“月”字代替了“溶”字,水中月就是“水溶”。

“鏡中花”指曾寫詩以花自喻的林黛玉,又有后文“菱花鏡中形容瘦”。

水月鏡花亦是指二人的姻緣難以長久。

這兩個關鍵點,基本上的指向都是北靜王水溶。

還有,黛玉住的瀟湘館院子里遍植翠竹,她又愛哭,探春便給她起了個雅號“瀟湘妃子”——“瀟湘”與“水”有關,“妃子”是只有嫁予王室的女人才能用的稱號,連綴起來就是“水氏王爺的妃子”。

而瀟湘館的原名偏偏叫“有鳳來儀”,只有皇族的妃嬪才能稱之為“鳳”,所以脂硯齋在這里批:“果然,妙在雙關暗合?!?/span>

這樣一來,探春掣花簽時,眾人笑道的“我們家已有了一個王妃,難道你也是王妃不成?”里所說的王妃就不是指元春(因為她是皇妃),而是暗指嫁給了北靜王水溶的黛玉。

04

水溶和黛玉,他們婚后過得怎么樣?

終身誤,枉凝眉,光看這兩個題目就知道是在感嘆造化弄人:

四個璧人,兩對夫妻,陰差陽錯結合,誤了終身,枉自凝眉。

如同寶玉和寶釵一樣,黛玉和北靜王過得也并不幸福。

寶玉兩次轉贈物件時,當事人反應大不相同。

襲人,雖不樂意系蔣玉菡的汗巾子,將之扔在箱子里,但畢竟沒有拒絕。

如同最后同蔣玉菡的結合,終歸是從了。

而林黛玉,她連看都不看,一下扔出老遠,堅決不沾手,這是在暗示她壓根兒不會接受水溶。

絕不媚俗的世外仙姝,管你是什么王爺,一律叫“臭男人”!

不知道以水溶的涵養,若親耳聽到林美女說這句話,會是什么樣的反應?

是慍怒還是啞然失笑?

寶玉還向黛玉轉贈過一次北靜王的東東。

天下大雨,寶玉頭戴斗笠身穿蓑衣來找黛玉,黛玉說你怎么活像個漁翁?

寶玉說:這是北靜王送我的,下雨了他在家里也這么穿,要不我把這帽子送你戴?

黛玉說:我才不要,要不成了漁婆了!說完又覺得不妥,“羞得臉飛紅,便伏在桌上嗽個不止”。

漁翁漁婆是夫妻,黛玉將自己與寶玉聯系起來,才害羞不已。

其實寶玉只是個冒牌的“漁翁”,他的這身行頭是從“真漁翁”北靜王那里得來的。

林黛玉與北靜王從未謀面,但是命運已經將他倆絲絲縷縷捆綁在了一起。

“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

這是慨嘆緣份的奇妙,也是在質問感情的不可捉摸。

是啊,世界這么大,為什么我們偏偏又再次相遇?

既然遇都遇上了,為什么最終心愿卻成空?

——這就是水溶的困惑。

他們之間是怎樣相處的?

?“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 “枉自嗟”的是林黛玉,因為在第六十三回中林黛玉掣的花簽上題著一句舊詩“莫怨東風當自嗟”, 與曲子上遙相呼應。

黛玉嫁了水溶后成天長吁短嘆,轉世為人的絳珠仙子,在這一世已經愛上了賈寶玉,哪管他水溶“空勞牽掛”。

寶玉和蔣玉菡等人吃酒時,大家唱曲子助興,每個人唱的都是自己心愛女子的模樣,蔣玉菡愛的女子“天生成百媚嬌”,即“柔媚嬌俏”的襲人;

而寶玉歌聲中的女子卻是愁眉不展:“------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后,忘不了新愁與舊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咽滿喉,照不見菱花鏡里形容瘦。

展不開的眉頭,捱不明的更漏。------”這分明就是林黛玉嫁給水溶以后的寫照,雖然錦衣玉食卻郁郁寡歡。

寶玉的酒底用了一句古詩:“雨打梨花深閉門”,正好與前文借用的古詩“梨花院落溶溶月”在“梨花”上巧合。

也許在水溶的王府府邸里,恰好栽植著梨樹,林黛玉就住在梨花掩映的深深庭院里,將心與門一起深鎖。

曹雪芹心細如發,在書中埋伏了千絲萬縷卻紋絲不亂的伏筆,令人驚嘆。

第七十六回,湘云和黛玉中秋聯詩,湘云的上句是:“藥經靈兔搗”,黛玉“不語點頭,半日隨念到”,吐出了別有深意的一句:“人向廣寒奔?!睆V寒代指月亮,還是暗指水溶。

在詩的最后兩句,她們借聯詩,各自聯出了自己命運的收梢。

湘云吟:“寒塘渡鶴影”, “鶴”即“只愛打扮成個小子的樣””顯得“鶴勢螂形”的湘云,她在貧寒中苦捱過歲月。

黛玉吟:“冷月葬花魂?!边@一句與《枉凝眉》對應,月即“水中月”,花即“鏡中花”。

也就是說:她死后,是水溶安葬了她。

或者是說,林黛玉死在水溶手里。

這樣的結局,觸目驚心,不忍卒讀。

水溶其實開始是有王妃的,北靜王妃還在七十一回出場過,來為賈母賀壽,還送了黛玉們幾樣見面禮。

那么最可能的解釋就是,黛玉就是水溶的繼妃或側妃,甚至愛妾。

以水溶的人品,待黛玉不會不好,可惜黛玉嫁給他后,成天哭哭啼啼以淚洗面。

《枉凝眉》中說:“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這就應了絳珠所說用眼淚來償還人家灌溉之恩的話。

“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span>

他們的婚姻,以黛玉淚盡而亡收場,還真是一段孽緣。

05

那寶玉和黛玉的“木石前盟”從何而來?

在第三回寶黛初見時,黛玉開始還想:“倒不見那蠢物也罷了?!保ㄓ痔帷按牢铩倍?,可見并非偶然) 待見到時,彼此都覺得十分眼熟。

由此可見他們在上一世是有過交集的。

不妨還原一下舊時光景,當日這一僧一道聽說神瑛侍者和絳珠仙草已在警幻案前掛了號,不日將下凡投胎,便也去警幻宮中討個順水人情,讓她捎帶著把這通靈頑石也一塊投了。

也就是在警幻宮中,這塊頑石才得以與絳珠仙草初次見面,彼此十分投緣。

在轉世之前,他們定下了一個諾言,說好下凡投胎后還要在一起云云。

“木石前盟”當由此而來,只是曹雪芹沒來得及揭曉而已。

果然,上天安排了他們做了表兄妹,后又得以相聚,朝夕相處,青梅竹馬,耳鬢廝磨,遂日久生情,相愛至深。

前世的絳珠仙子與神瑛侍者之間,那是不得不還的恩情;而今世的林黛玉與賈寶玉之間,卻是結結實實的愛情。

可恨“分離聚合皆前定”,命運不為所動,沒有因為他們生發了愛情而網開一面,依然按照原先的劇本一步步上演,北靜王贈珠便是這不動聲色的開端。

這串珠子偏偏又叫“鹡鸰香珠”, 鹡鸰是一種鳥,除了喻義兄弟外,另一種象征便是“愛情的使者”。

寶玉不會知道,他糊里糊涂間竟然向愛人傳遞他人信物,一而再地當媒人。

而黛玉更不會知道,她嘴里的這個“臭男人”,正是她未來的夫婿。

當所有的結局塵埃落定,再回望來路,不免令人目瞪口呆,充滿了荒誕感:黛玉和襲人,寶玉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在冥冥中,竟由他自己的手,以一種雷同的象征手法,轉交給了所結交的兩個男人,這劇情狗血而殘忍。

襲人跟了蔣玉菡后,小日子過得心滿意足。

可悲的是林黛玉,縱然已貴為王妃,卻仍然放不下那個難成大器的賈寶玉,憔悴哭泣而死。

曹雪芹如此洞悉愛情的特質:愛就是沒道理可講。

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你不會計較他的身份弱點缺陷,你就是愛他,別人再好也無法代替——

即使后者是曾有恩與你,公認的世間最好的男子,也不行。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請長按下方圖片

識別二維碼 關注洞見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 排列3技巧规律 浙江11选5预测分析 广东省快乐十分一定牛 11选5傻瓜打法 股票k线图基础知识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上海11选5 宁夏11选5平台注册 群英会任二追号 双彩网app官方版下载 微信骰子有趣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