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最高法院:父母代表未成年子女簽訂的擔保合同合法有效嗎?(答案很意外!)

法學19542020-01-09 08:53:30

  • 來源:公眾號民商事裁判規則 ? 法客帝國

  • 作者:唐青林 李舒 李元元 ?(北京精英律師團隊) ?

  • 版權說明:感謝原作者的辛苦創作,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

最高人民法院

父母代表未成年子女簽訂的抵押合同有效,保證合同無效


裁判要旨


1、未成年本身尚處幼年根本沒有勞動能力,其今后的生活學習等仍需父母照料,若未成年人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會對未成年人日后的生活學習造成嚴重影響,不利于保護未成年人的成長,故應免除未成年人的保證責任


2、未成年的監護人抵押未成年人名下的房屋,損害未成年人利益的,應由監護人來承擔相應責任,并不能以此為由否定抵押合同效力


案情簡介

一、2011年6月28日,華夏銀行天安支行與昶皓公司簽定《流動資金借款合同》。當日,華夏銀行天安支行又分別與上赫公司、黃恒燊、黃韻妃和溫小喬簽定了《最高額保證合同》,約定上赫公司、黃恒燊、黃韻妃和溫小喬分別為昶皓公司上述《最高額融資合同》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二、同日,華夏銀行天安支行還與黃恒燊和黃韻妃(未成年,系黃恒燊之女)簽訂了《個人最高額抵押合同》,黃韻妃的簽字由其母溫小喬代簽。該合同約定以黃恒燊和黃韻妃共同擁有的相關房產,為上述借款本息提供抵押擔保。


三、2011年6月30日,華夏銀行天安支行依約向昶皓公司發放了貸款8000萬元,2012年6月30日上述貸款到期。


四、經華夏銀行天安支行催收,昶皓公司未能按時歸還貸款本金,其他擔保人亦未履行擔保責任。華夏銀行天安支行向深圳中院起訴,要求昶皓公司還本付息,保證人上赫公司、黃恒燊、黃韻妃和溫小喬承擔連帶責任,并主張對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深圳中院一審判決支持了華夏銀行天安支行的訴請。


五、黃韻妃不服,上訴至廣東高院,要求確免除其保證責任,確認最高額抵押合同無效,廣東高院二審改判黃韻妃不必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其他判項則維持了一審判決。


六、黃韻妃仍不服,繼續以最高額抵押合同無效為由,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最高法院裁定駁回其再審申請。

敗訴原因

本案中,黃韻妃敗訴的原因在于黃韻妃雖為未成年人,但其母親作為監護人是其法定代理人,有權代理黃韻妃從事民事活動。代理根據產生的原因不同,可以分為法定代理和意定代理,由于未成年或者不具有行為能力,或者僅具有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但不論如何,未成年人從事與其年齡智力不相稱的民事活動,必須有法定代理人代為從事。根據《民法總則》第二十三條的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代理人為其監護人。在本案中,黃韻妃對外簽訂的合同有兩份,一份為最高額保證合同,一份為最高額抵押合同。對于最高額保證合同,二審法院認為:“黃韻妃本身尚處幼年根本沒有勞動能力,其今后的生活學習等仍需父母照料,若判令黃韻妃對昶皓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則將會對黃韻妃日后的生活學習造成嚴重影響,不利于保護未成年人的成長”,故判令免除了其保證責任。但對于最高額抵押合同,廣東高院和最高法院均認為:“即便監護人溫小喬代黃韻妃簽訂抵押合同的行為損害了黃韻妃的利益,法律也僅規定由監護人來承擔相應責任,而非由此否定合同效力并由合同相對人承擔責任。”故廣東高院和最高法院對于抵押合同和擔保合同的效力作出了不同的認定,認定抵押合同有效,而擔保合同無效。黃韻妃因此敗訴。

敗訴教訓、經驗總結

1、對于父母抵押未成年子女名下的房屋是否有效,目前實務界存在不同的裁判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法定代理人行使代理權,應以被代理人的利益為目的。父母代理子女抵押未成年子女的房屋侵害了被代理人的利益,超出了法定代理的界限,故為無權代理,抵押行為無效。一種觀點認為,成年的監護人抵押未成年人名下的房屋,損害未成年人利益的,應由監護人來承擔相應責任,并不能以此為由否定抵押合同效力。本案中,廣東高院和最高法院均采納了第二種裁判觀點。本書作者認為這一裁判觀點有進一步商榷的余地。

?

2、根據《民法總則》第三十五條規定“監護人應當按照最有利于被監護人的原則履行監護職責。監護人除為維護被監護人利益外,不得處分被監護人的財產”,明確了監護人履行監護職責應當堅持有利于被監護人利益的原則,行使法定代理權代未成年子女從事民事活動,是監護人履行監護職責的重要內容之一。故子女雖幼,自有獨立人格和財產權利,父母不應將子女之財產誤認為自己的私有財產。父母以法定代理人的名義對外簽訂的抵押未成年子女名下房屋的行為,在《民法總則》實施后,極有可能被確認為無效。

?

3、由于抵押合同是抵押人與抵押權人之間簽訂的合同,抵押權人在接受抵押擔保時,并不需要對抵押人支付相應的對價。故抵押合同是單務合同、無償合同。抵押合同以及根據抵押合同設定的抵押權,對于抵押人而言是一種純粹意義上的負擔。因此,在理論上,抵押合同及抵押負擔的存在對于抵押人而言,始終是一種不利益。故如果抵押人為未成年人,不管該抵押行為是否經由其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是否由其法定代理人從事,都有可能面臨被法院確認無效的風險。故在與未成年人進行交易時,應當慎之又慎,防止發生不必要的風險。

相關法律規定



《民法總則》(2017年10月1日起實施)

?第二十條 不滿八周歲的未成年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實施民事法律行為。


?第二十一條 不能辨認自己行為的成年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實施民事法律行為。

八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不能辨認自己行為的,適用前款規定。


第二十二條 不能完全辨認自己行為的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經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認,但是可以獨立實施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智力、精神健康狀況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為。


第二十三條 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監護人是其法定代理人。


?第三十五條 監護人應當按照最有利于被監護人的原則履行監護職責。監護人除為維護被監護人利益外,不得處分被監護人的財產。

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履行監護職責,在作出與被監護人利益有關的決定時,應當根據被監護人的年齡和智力狀況,尊重被監護人的真實意愿。

成年人的監護人履行監護職責,應當最大程度地尊重被監護人的真實意愿,保障并協助被監護人實施與其智力、精神健康狀況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為。對被監護人有能力獨立處理的事務,監護人不得干涉。

?

《民法通則》

第十八條 ?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

監護人依法履行監護的權利,受法律保護。

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責任;給被監護人造成財產損失的,應當賠償損失。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有關人員或者有關單位的申請,撤銷監護人的資格。

?

以下為最高法院再審期間就抵押合同效力問題發表的意見: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抵押合同中涉及以黃韻妃持有的“深圳市龍崗鎮植物園棲湖25號別墅”份額所設立的抵押擔保效力應如何認定。首先,我國現行法律對抵押人的身份并無限制,黃韻妃系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其母親溫小喬以監護人的身份代其簽訂抵押合同并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其次,《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責任。即便監護人溫小喬代黃韻妃簽訂抵押合同的行為損害了黃韻妃的利益,法律也僅規定由監護人來承擔相應責任,而非由此否定合同效力并由合同相對人承擔責任。在此情況下,二審法院認定案涉抵押合同有效并無不當。此外,黃韻妃的監護人當初為獲取貸款利用未成年人黃韻妃名下的財產進行抵押并出具不損害其利益的聲明,在獲得貸款之后又以損害未成年人利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該抗辯理由屬惡意抗辯,違背誠實信用原則,二審法院對該抗辯理由未予采納并無不當。?

?

以下為廣東高院在二審期間就保證合同效力問題發表的意見:


關于黃韻妃作為未成年人向華夏銀行天安分行出具的《最高額保證合同》是否有效的問題。經查,黃韻妃于1999年10月出生,其在2011年6月28日向華夏銀行天安分行出具《最高額保證合同》時,尚不滿十六周歲,屬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七條規定:“具有代為清償債務能力的法人、其他組織或者公民,可以作保證人”。現有證據顯示,黃韻妃年紀尚幼,不具備勞動能力,尚不具備我國法律要求的具有代為清償債務能力的保證人主體資格,故黃韻妃向華夏銀行天安分行出具的《最高額保證合同》應認定為無效。華夏銀行天安分行辯稱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四條關于“不具有完全代償能力的法人、其他組織或者自然人,以保證人身份訂立保證合同后,又以自己沒有代償能力要求免除保證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規定,黃韻妃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對此,本院認為,黃韻妃名下的別墅由其父出資購買,該別墅被抵押后,黃韻妃已無其他財產,且黃韻妃本身尚處幼年根本沒有勞動能力,其今后的生活學習等仍需父母照料,若判令黃韻妃對昶皓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則將會對黃韻妃日后的生活學習造成嚴重影響,不利于保護未成年人的成長,故本案應免除黃韻妃對昶皓公司的連帶保證責任,本院對原審判決第(二)判項的相關內容予以糾正。


案件來源

黃韻妃與華夏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天安支行、昶皓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上赫股份有限公司、黃恒燊、溫小喬一般擔保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308號]、黃韻妃與華夏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天安支行、昶皓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上赫股份有限公司、黃恒燊,溫小喬借款擔保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粵高法民二終字第97號]

延伸閱讀

關于父母抵押未成年子女名下房屋的裁判規則


一、即使父母承諾抵押擔保借款不損害未成年子女利益,抵押合同仍可被確認為無效


案例一: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舟山城關支行與郭某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再審民事裁定書[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浙民申393號 ]該院認為:“案涉《最高額抵押合同》簽訂時,郭某系未成年人。雖然郭慶出具了聲明書,承諾抵押貸款事宜不損害郭某的利益,但是,案涉《最高額抵押合同》并非為郭某個人或其所在家庭的借款等提供擔保,而是為案外人浙江升宇船舶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擔保,難以認定該《最高額抵押合同》的簽訂系為‘被監護人的利益’。一旦抵押權人行使抵押權處分抵押房產,未成年人的利益必然受損。《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該規定屬于禁止性規定。郭某起訴主張《最高額抵押合同》無效,一、二審法院予以支持,有相應依據。

?

二、父母作為共有人之一代理未成年子女抵押共有房屋,抵押合同無效


案例二:云南祥云渝農商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張莉萍借款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 [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云民申928號]該院認為:“2013年5月29日,趙瓊仙、呂士德與商村鎮銀行簽訂《抵押合同》,約定用其四個家庭成員共有的房屋為張莉萍的貸款作抵押擔保,并于同日進行抵押登記,辦理了房屋他項權證和土地他項權證。但該抵押房屋的共有人呂蕊辰并未授權趙瓊仙、呂士德簽訂《抵押合同》及辦理抵押登記;而另一共有人呂某為未成年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八條的規定:‘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監護人依法履行監護的權利,受法律保護。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責任;給被監護人造成財產損失的,應當賠償損失。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有關人員或者有關單位的申請,撤銷監護人的資格。’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之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本案《抵押合同》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八條的規定,損害未成年人呂某的利益,為無效合同。二審法院認定本案《抵押合同》無效,并根據雙方的過錯責任大小判決雙方所應承擔的責任并無不當。商村鎮銀行作為金融機構,在審查抵押物時明知抵押房產涉及未成年人的權益,仍與趙瓊仙、呂士德簽訂《抵押合同》、辦理抵押登記,其應為自己審查不嚴的行為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據此,商村鎮銀行認為其已盡到審查義務,本案《抵押合同》有效,其享有抵押權的再審申請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均不予支持。”

?

案例三:王雪梅等與石林彝族自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昆民四終字第3號]該院認為:“關于上訴人王雪梅、夏汝洪、夏藝菲簽訂的《抵押合同》的效力問題。抵押房屋(宜良縣匡遠鎮玉橋二期金橋路92號)為王雪梅、夏汝洪、夏藝菲三人共同共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六條‘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監護人。……’以及第十八條‘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監護人依法履行監護的權利,受法律保護。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責任;給被監護人造成財產損失的,應當賠償損失。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有關人員或者有關單位的申請,撤銷監護人的資格’之規定,上訴人王雪梅、夏汝洪作為夏藝菲的法定監護人,對上述房屋中夏藝菲所有的財產份額負有管理和保護的責任。本案中王雪梅、夏汝洪作為第三人為被上訴人車麗芝、劉洪昌的債務提供抵押擔保,而車麗芝、劉洪昌的借款用途系‘工程周轉金’,與未成年人夏藝菲的利益毫不相干,王雪梅、夏汝洪提供抵押擔保的行為系為夏藝菲設置了義務,而非權利。該抵押擔保行為因違反上述法律“除為被監護人的利益外,不得處理被監護人的財產”禁止性規定,屬于無效處分行為,《抵押合同》無效。

?

三、父母抵押未成年子女的房屋構成無權代理


案例四: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奉賢支行訴唐秋榮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二審民事判決書[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滬一中民六(商)終字第26號]該院認為:“本案中就兩名未成年人唐昕芫、唐翌鍇的權利,其父唐文杰是否可不經母親陳珠同意,單方代理,將未成年人的財產為他人債務提供抵押?換言之,唐文杰代理唐昕芫、唐翌鍇設定抵押權,以及在原審中代理認可在7,500萬元范圍內承擔抵押責任,是否構成有權代理?如果是無權代理,則建行作為相對人是否能受表見代理制度的保護?對此,本院認為,首先,為貫徹保護未成年人的意旨,處分未成年人的重大財產,原則上應由雙方法定代理人共同決定,僅其中一方不具有代理權限;其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八條第一款規定,法定代理人非為未成年人利益,不得處分未成年人財產。簡言之,處分未成年人的重大財產,原則上應由雙方法定代理人共同同意,并且必須為該未成年人的利益而為處分。本案中,重大房產的處分,是否系法定代理人雙方共同同意,尚存疑義,而且唐文杰系以兩名未成年人的房產為一不相關聯的企業的債務提供擔保,就目前已查明的事實觀察,并無任何證據證明該項處分對唐昕芫、唐翌鍇可能存在何種利益。因此唐文杰代理其子女設立抵押權、以及在原審中認可在7,500萬元范圍內承擔抵押擔保責任,均屬無權代理。建行明知唐昕芫、唐翌鍇系未成年人,且抵押房產為重大財產,無理由受表見代理之保護,故代理行為應為無效。”

?

四、未成年人不能夠證明抵押其房屋不是為了其利益的,抵押合同有效


案例五:南京華能南方實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與朱國平、朱麗霞等買賣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蘇商終字第00157號]該院認為:“朱某認為案涉抵押擔保合同因簽訂時其系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朱國平、朱麗霞作為監護人并非為被監護人朱某利益而簽訂抵押擔保合同,故抵押擔保合同無效,該觀點不能成立。理由是:首先,‘為被監護人利益’的認定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況予以認定。本案中,朱某認為案涉抵押擔保合同的簽訂并非為其利益,但就此未提供充分證據,根據查明事實,尚無法得出案涉抵押擔保合同并非為朱某利益而簽訂。第一,朱國平、朱麗霞作為朱某的父母,系朱某的監護人,也是其撫養義務人,朱某作為未成年人,生活來源一般而言主要來源于父母,朱國平的股權投資等各類收入,是朱某生活來源的資金保障。第二,主債務人飛達板材公司從2009年即開始結欠華能公司貨款未能清償,飛達板材公司系飛達控股集團的全資子公司,朱國平作為飛達控股集團的股東及法定代表人,其與朱麗霞共同以與朱某共有的房產為前述欠款提供抵押擔保,為飛達板材公司得以持續經營提供了條件,有利于作為飛達控股集團股東的朱國平的利益。第三,案涉房屋系朱國平、朱麗霞簽署合同購買,并將朱某登記為共同共有人,朱某認為購房資金來源中有一千多萬元是其壓歲錢,但并未就此提供證據證明。其次,在缺乏證據證明朱國平、朱麗霞并非為監護人利益而以與朱某共有房產提供抵押擔保的情況下,亦難以認定華能公司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案涉抵押擔保合同損害朱某的利益,故案涉抵押擔保合同亦不存在其他無效情形,在不動產登記機構依法登記后,華能公司已取得相應抵押權,原審判決關于案涉抵押擔保合同無效、華能公司不享有相應優先受償權的認定錯誤,華能公司就此提出的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