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重磅:中國人80萬億理財都投了哪里?

麟可咨詢2020-06-14 06:47:52

導言

對于理財市場來說,過去的2015年是一個充滿"意外"的一年:貫穿全年的降準降息壓低了整個市場的綜合收益率,股市的跌宕起伏使得大筆資金慌亂地尋求避險港灣,P2P的異軍突起和接連跑路讓投資者更是又愛又恨。經歷了這么多的意外, 市場是否還是那個市場??

2015年底的統計數據顯示, 我國金融機構和第三方理財總規模達到81.18萬億。巨大規模的背后是眼花繚亂的投資品種,銀行理財、股權投資、大資管產品、互聯網金融,風云變幻的理財市場無時不刻地提醒著投資者,理財還是件復雜的系統工程,沒有專業的大腦和理性的內心又如何能全身而退?就讓我們從這一篇開始,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


截至2015年底,我國金融機構和第三方理財總規模為81.18萬億。銀行、信托、券商和保險是最大的理財機構。其中:銀行23.5萬億,占28.95%;信托16.3萬億,占20.08%;券商11.89萬億,占14.65%;保險11.86萬億,占14.61%;基金公司16.65萬億,占20.51%,其中包括基金專戶4.03萬億,基金子公司8.57萬億和私募基金4.05萬億;互聯網P2P理財規模為9800億,占1.21%。


2015年,除了P2P理財規模瘋狂增近400%以外,基金下屬的資管子公司理財規模擴張最快,同比增長率高達130%,其次是私募基金,同比增幅也超過100%,與此同時,二級市場的牛市也連帶催生了銀行理財和券商資管的高速增長,其年度增幅都超過50%。只有信托行業的資管規模收到政策調整因素的影響,大幅放緩,年度增幅只有16%。



銀行理財市場


2015年,我國宏觀經濟形勢依舊處于緩慢探底過程中,經濟增速持續放緩,年度GDP創十年新低——6.9%,其中固定資產投資增長10%,同比下降5.7個百分點;進出口數據同比萎縮7.5%。就信貸市場而言,2015年最顯著的沖擊來自于利率市場化和P2P亂象。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國銀行理財產品的規模仍然持續增長。


截至2015年末,各類銀行理財市場存續產品60879只,賬面余額超過23.5萬億元,同比增加8.48億元,增幅56.46%。無論從存續產品數還是存量規模來看,我國銀行理財產品的規模都大幅增長。





1、發行情況


根據wind統計數據,2015年我國414家銀行共發行理財產品達7.88萬只,募集金額達47.3萬億,較上年增加9%(見圖3),但和上個年度相比,無論發行數量及募集金額,增速都有下滑。其主要原因是:第一,資產管理牌照的放松使得銀行理財業務壟斷優勢縮小,券商、基金、保險、信托等機構乘機大規模擴張,蠶食了銀行理財的市場份額;第二,銀行理財產品在以前很大程度上充當銀行調整存貸比監管指標的角色,即季末的下一個月都會出現巨額的存款負增長現象,然而,隨著同業和大額存單的推出、取消存貸比限制、逐漸放開利率管制等措施的實施,傳統銀行理財業務作為存貸款替代工具的作用被削弱了;第三,2015年上半年股票市場的大牛市對銀行理財市場的資金產生了一定的“虹吸效應”,對銀行理財業務造成沖擊。




從投資者類型來看,據中債登披露的數據,2015年一般個人類理財產品募集金額占64.07%,機構專屬類理財產品募集金額占22.98%,銀行同業類理財產品募集金額占比為7.27%,私人銀行類理財募集金額占比為5.68%(圖4)。一般個人類投資者占比很高,說明我國銀行理財市場的客戶以個人為主。這與目前我國銀行在渠道、網點及客戶資源上的巨大優勢有關。




從期限結構上來看,根據wind披露的數據,銀行理財產品歷年來的期限結構較為穩定(見圖5), 三個月以內的短期理財產品占比達到65%左右,半年以內的理財產品占比達85%,超過一年以上的理財產品占比只有約1%,這種以短期產品為主的期限結構與銀行將理財產品作為規避存貸比監管并將其作為存貸款的一種替代工具有很大關系。




從風險等級角度來看,根據銀監會發布的《商業銀行理財產品銷售管理辦法》,商業銀行應當對客戶風險承受能力進行評估,確定客戶風險承受能力評級,由低到高劃分為五級。最低風險等級(即一級)的產品,適合所有的投資者購買,幾乎等同于無風險產品。根據中債登披露的數據,2015年發行的理財產品中,風險等級為一級與二級的理財產品占比近86%,風險等級為四級與五級的理財產品合計只有0.5%??梢娍傮w來說,目前銀行發行的理財產品還是以低風險產品為主,高風險產品占比很低,銀行理財產品安全性整體較高(見圖6)。




從收益類型角度來看,2015年新發行的理財產品中,非保本型產品規模上升,保本固定型產品規模下降,保本浮動型產品規模與2014年基本持平。2015年,非保本型產品占整個理財市場的比例為69.8%,較2014年底上升2個百分點;保本浮動收益類產品占整個理財市場的比例為20.6%;保本固定型占整個理財市場的比例為9.6%,較2014年底下降2個百分點(見圖7)。



從銀行理財的基礎資產來看,2015年非標產品的占比最高,達42.06%,比上一個年度提高8個百分點(見圖8)。包括以國債、金融債、央行票據、企業債為主要投資方向的債券占比則從27.43%降至24.59%,與境內外貨幣的利率掛鉤的理財產品占比從31%降至27%,相比之下,與股票、信貸資產、票據和大宗商品期貨掛鉤的產品仍然占非常小的份額。非標產品的大幅增長體現了銀行在激烈的市場競爭壓力下,為提高資產端的收益率而做出的努力。




2、投資情況


受競爭壓力、行業監管及市場需求驅動,銀行理財業務創新不斷提速——以同業通道為橋梁,銀行理財產品覆蓋了貨幣、利率、匯率、資本、商品、產權等多個市場,較大程度上滿足了居民與企業的財富管理需求。根據wind披露的數據,銀行理財產品的基礎資產中債券、利率等安全性較高的資產占比達到50%以上,這與銀行理財追求較高的安全性有關。同時,值得關注的是,“其他類資產”占比在2015年大幅上升,達到42%(見圖8)。我們認為,“其他類資產”大部分投資于非標準類債券類資產,非標產品比例的大幅提高,說明了銀行在券商理財、保險理財等大資管的競爭壓力下不得不提高風險資產比例,以滿足投資者對收益率的需求。


截至2015年底,銀行理財產品所投資的非標資產中,評級為AAA的非標資產占比為15.10%,評級為AA+的非標資產占比為16.13%,評級為AA的非標資產占比為25.75%,評級為A-以下的非標資產占比僅為6.33%(見圖9)。說明銀行理財產品投資于非標資產的部分安全性也較高。




截至2015年底,有15.88萬億元的理財資金通過配置債券、非標資產、權益類資產等方式投向了實體經濟,占理財資金投資各類資產余額的67.09%,比2014年增加5.17萬億元,增幅為48.27%。從行業方向來看,銀行理財資金投資規模最大的五類行業依次為:土木工程建筑業、公共設施管理、房地產、道路運輸、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等,合計占比為46.42%。


3、收益情況


根據中債登披露的數據,2015年,銀行理財市場累計兌付客戶收益8,651.0億元,比2014年增長1,529.7 億元,增幅21.48%。其中,封閉式非凈值型理財產品加權平均兌付客戶年化收益率為4.68%,比2014年下降38個基點;封閉式凈值型理財產品加權平均兌付客戶年化收益率為4.97%,比2014年下降10個基點。另外,開放式非凈值型理財產品加權平均兌付客戶年化收益率為3.72%,比2014年下降17個基點。2015年,終止到期的理財產品中有44只產品出現了虧損,主要為外資銀行發行的結構化理財產品,占全部終止到期產品的0.03%,虧損理財產品本金的平均償還率是89.24%。


從2015年新發行的銀行理財產品預期收益率來看,根據wind數據,九成多的理財產品預期收益率在3%—8%之間,其中預期收益率在3%—5%之間的占比為47.54%,預期收益率在5%—8%之間的產品占比為45.73%(見圖10)。目前銀行理財產品以6個月內短期限品種為主,考慮到目前我國銀行存款利率水平較低,而理財產品的“預期收益率”較高,對銀行來說,通過銀行理財產品吸納資金的成本較高,這對銀行理財資金的投資水平提出了較高的要求。




從投資者類型角度來看,理財產品兌付客戶收益率也有所區別。封閉式非凈值型理財產品中,私人銀行類產品因為承擔較高的風險,加權平均兌付客戶收益率最高,為5.53%;其次為一般個人類產品,加權平均兌付客戶收益率為5.04%;而機構專屬類產品加權平均兌付客戶收益率最低,為4.11%。開放式非凈值型理財產品中,私人銀行類產品加權平均兌付客戶收益率最高,為4.73%;銀行同業類產品加權平均兌付客戶收益率最低,為3.23%。


從理財產品發行銀行性質來看,2015年,城市商業銀行加權平均兌付客戶收益率最高,為5.06%;其次為農村金融機構,為4.99%;國有大型銀行為4.71%;全國性股份制銀行為4.61%;外資銀行最低,為3.51%。


信托理財市場


1、資產規模


自2012年以來,信托行業發展的宏觀環境出現了一些變化:經濟增速下行,企業投融資需求有所萎縮,信托違約事件逐漸增多;保監會、證監會等監管機構相繼出臺一系列資管新政,拓展了券商、保險資管業務的范圍,對信托業務具有極強的可替代性。信托業可以橫跨貨幣市場、資本市場和實體領域的跨界優勢因此被削弱,在資金運用方式、風險控制和資金運用方向上較大的靈活優勢也相應銳減 。通道業務市場價值下降導致信托資產規模增速逐年下滑。


截至2015年底,我國信托資產總規模達16.3萬億元 。 自2012年至2015年,信托業受托資產規模增速從55%一路下滑到16.6%(圖11)。在這樣的政策和市場環境下,信托業只好積極謀求轉型,減少依靠制度優勢的通道型業務比重,增加主動投資管理的業務比重,并以此打造自身在金融市場上的核心競爭力。




從信托資產來源來看,單一資金信托占比呈緩慢下降態勢,但仍然占信托資產來源首位(見圖12)。2015年,單一資金信托占比達57.36%。 與此同時,能夠體現信托公司主動資產管理能力的管理財產信托與集合信托占比分別2010年的4.86%、20.61%上升至2015年的9.87%、32.78%。說明信托公司在擺脫通道依賴、恢復產品創新、發揮主動管理能力方面的努力取得了一定效果。




2、資產結構


從資金投向看,2015年信托公司業務數據表明,信托資金主要投向證券市場、工商企業、基礎產業、金融機構和房地產五大領域。受上半年A股和債券市場牛市行情的影響,信托公司投向證券市場的比例有所增加,其中投向股票市場占比由2014年的4.23%上升到2015年的7.56%;投資于債券市場的比例由2014年的8.86%上升到2015年的10.55%;與此同時,信托資金投資于基金的份額占比從2014年的1.09%上升到2015年的2.24%。三項占比合計達20.35%。



由于實體經濟的形勢嚴峻,金融機構成為信托資金投資的優選對象。2015年信托資產投向金融機構占比為17.93%,與2014年的占比基本持平。



面對經濟增速下行及企業信用風險增加,2015信托公司投向工商企業、基礎產業和房地產的資金相應減少。其中,信托資金投向工商企業占比由2014年的24.03%下降到22.51%,而房地產、礦產等行業的經營困境蔓延至眾多第一產業企業,很多企業資金鏈緊張,信用風險上升,信托業對工商企業的資金運用開始趨于謹慎;鑒于國務院《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的出臺抑制了信托資金投向地方政府融資項目,信托資金投向基礎產業占比,相應從2014年的21.24%下降到2015年的17.89%,下降近4個百分點;同樣,由于房地產行業的業務風險增大,新增信托資金投向房地產占比,也從2014 年的10.04%下降到2015年的8.76%。




3、資產收益


從產品收益率方面看,2015年發行的固定收益類信托產品的收益率從1%到12.4%不等,總體平均收益率為8.63%。產品成立數量最多的收益率區間集中在9%—10%,產品規模最大的收益率區間集中在8%—9%。其中,收益率超過9%的產品只數占比44.78%。相比之下,2014年產品的總體平均收益率為8.73%,產品成立數量最多及規模最大的收益率區間均集中在9%—10%,收益率超過9%的產品只數占比為52.85%??梢钥闯?,2015年整體收益水平下行,低收益率產品占比增加,高收益率產品占比降低,收益率下滑趨勢明顯。




從利潤角度來看,雖然面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和市場競爭加劇等不利因素,但得益于信托業通道類業務占比的不斷降低、主動管理能力的加強,以及2015年上半年證券市場的良好表現,2015年,信托行業仍然取得不菲的利潤。全行業經營收入達到1176.06億元,同比增長23.15%;利潤總額達750.59億元,同比增長16.86%;人均利潤達319.91萬元,同比增長6.28%。




基金理財市場


2015年,借著上半年的大牛市,主投二級市場的公募基金規模出現爆發式增長。與此同時,獲得合法地位的私募基金運作告別過去曲線成長的磨礪期 ,邁進了有法可依、規范運作、快速發展的新階段,基金規模呈爆發式增長。


按照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國內基金行業的理財產品可以大致分為三類:


(1)針對一般投資者的證券公募基金產品。主銷售渠道為商業銀行物理網點、網銀系統,以及基金公司自身的電子直銷渠道(網站、網店等);


(2)針對合格投資者的私募產品,包括信托制的陽光私募、公募基金、證券等行業開發的專戶理財產品 。其銷售主要依托商業銀行、證券公司的財富(私銀)部門以及機構自有直營渠道;


(3)針對特定的高凈值客戶及機構投資者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PE/VC)。該種基金的設立目前普遍采用有限合伙制形式 。


1、公募基金


由于牛市的賺錢效應,2015年市場共新發基金839只,同比增長141%,發行募集份額1.49萬億份,是2014年的4倍。從發行產品類型上看,新發基金中權益類產品規模最大,分別達到11524和3616億份,貨幣型與債券型等類固收產品發行規模偏小,只有500多億。截至2015年末,我國公募型證券投資基金數量共計2694支,資產凈值達83491萬億元,同比增長87.44%。其中貨幣基金資產凈值達45794億元,占總資產的一半以上,同比增長109%;其次是混合型,2015年末資產凈值達22843億元,同比增長近10000億元;股票型基金資產凈值7010億元,同比增長24%;債券型基金資產凈值達7038.7億元,同比增長103%;QDII基金規模為564.82億元,同比增長19%(圖1) 。





2015年,貨幣基金規模擴張依然是基金規模擴張的主要推動力。互聯網金融的快速發展加速了存款脫媒,貨幣基金規模也因此迅速擴大,較為典型的是各種“寶”類基金。在余額寶之后,各大基金公司相繼推出了現金寶、活期寶、薪金寶、工資寶等各種類型的“寶”類貨幣基金,如嘉實薪金寶、長城工資包、南方薪金寶、平安財富寶等。由于“寶”類貨幣基金具有費率較低、贖回方便兼具消費支付功能且購買方便等特征,近年來獲得了極大發展。截至2015年末,各“寶”類貨幣基金規模已經達到3.75萬億元,規模占到整個貨幣基金的八成以上,其中最大的還是天弘基金推出的余額寶,規模達6200億元。




下半年A股市場斷崖式的下跌,使得權益投向類型基金(股票型及混合型)遭大量贖回,表現為股票型與混合型基金份額增速有限;債券市場2015年延續了2014年的牛市行情,疊加A股市場的大跌行情,固定收益型基金產品迎合了市場對低風險理財產品的偏好,在數據上表現為債券及貨幣基金份額急速膨脹,較2014年同比大幅上升。



2、公募基金及其子公司專戶業務


根據基金業協會披露數據,截至2015年底,基金公司專戶業務規模達40262億元,較2014年底增加近2萬億元,增長幅度達88%;基金子公司業務規模達85713億元,較2014年底增加48000億元,增長幅度達130%(見圖5)。由此可見,2015年A股市場的震蕩并沒有影響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專戶業務的井噴式發展,自從2014年基金公司非公募業務首次超過公募業務后,基金公司非公募業務與公募業務的差距在2015年進一步擴大。




目前,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專戶的資金主要來自于銀行委托資金,占比達到一半以上。另外,信托委托資金、個人委托資金、保險委托資金、證券公司委托資金及基金公司自身及其關聯人委托資金都是基金公司專戶的重要資金來源。雖然資金來源結構比較相似,但是基金公司專戶與其子公司的資金投向存在較為明顯的區別:基金公司專戶的投向主要以債券、股票等標準資產為主,而基金子公司主要以融資業務為主,在方式上主要采用債券融資與財產收益權融資。





3、私募證券基金


自從2014年2月私募基金備案登記制實施以來,私募基金管理人與其產品的信息透明度大為提高。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披露,截至2015年底,共有25005家私募機構登記為私募基金管理人,已備案私募基金數量為24054只,認繳規模5.07萬億元,實繳規模4.05萬億元。私募基金從業人員37.94萬人。其中,私募證券基金管理人10965家,管理基金數量14553只,認繳規模17892億元。私募股權基金管理人11782家,管理基金數量7218只,認繳規模27985億元。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1459家,管理基金數量1367只,認繳規模2670億元。其他類型私募基金管理人799家,管理基金數量916只,認繳規模2177億元。


不同基金管理人之間管理規模差距很大。根據基金業協會披露,截至2015年底,管理規模在在20億元以下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4536家,管理規模在20—50億元的283家,管理規模在50—100億元的99家,管理規模100億元以上的有87家。




私募機構與信托機構合作向特定投資人發行的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被稱為“陽光私募”,是目前私募證券基金規范運作的代表模式。在新證券投資基金法將私募基金納入監管后,證監會出臺《私募投資基金業務管理暫行辦法》等配套細則,對私募基金的募集、運作、管理等進行了規范,在法律上確立了其法定地位。2014年3月,中結算公司發布《私募投資基金開戶和結算有關問題的通知》,允許在“中基協”備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以旗下基金產品的名義開立證券賬戶陽光入市;2014年5月,國務院出臺《關于進一步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新國九條”)單列“培育私募市場”章節,鼓勵在完善私募投資產品監管標準的前提下發展私募投資基金,制度上促進了私募基金行業的健康發展。


2015年,陽光私募產品在發行數量與發行規模上都呈現爆發式增長遞增,全年共發行16878只產品,平均發售規模為1億元,發行總規模達2030億元,較上年增長123%。私募證券基金小型化和風格化趨向明顯。私募產品只對特定對象發售,目標群體風險承受能力強,期望收益也較高,故私募產品投向股票市場領域較多,再加上2015年上半年A股牛市行情,使得新發行的私募產品中投向股票的比例高達82%。受行情影響,投向債券領域私募產品比例明顯降低,只有9%,同比下降近20個百分點;與此同時,對沖、量化、期貨類基金產品規模也有所萎縮。

4、私募股權基金


在我國,私募股權基金的主要形式有公司制、合伙制和信托制。200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生效后,出于稅收和實務操作的便利性,有限合伙制股權投資基金逐步占據主流地位。從2006年至2015年,股權投資基金(PE/VC)投資總額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8.5%,截至2015年末,中國股權投資基金市場投資總額資本存量達5300億人民幣 。


股權基金的資金募集與國內資本市場密切相關。2013年IPO暫停發行及A股市場低迷抑制了股權投資資本增長態勢,同比僅增0.6%,增速為10年來最低;在資金來源上,2013年募集成立的人民幣基金達189只,募集總額為63.78億美元,是外幣基金募集資金額的11.79倍,保險、社保、券商與民營企業等機構投資者對于股權投資基金的參與程度逐年提高。



2015年中國股權投資基金共投資案例數8365個,投資案例數較上年有巨幅增長,投資金額5300億元,較上年增長21%。


2015年,中國股權投資基金共募集金2970只,總金額7849億人民幣,較2014年增加2955億元。其中人民幣基金募集金額6298億,募集基金數量2850只;外幣基金募集金額折合人民幣1511億元,基金數量120只。




2014年9月,李克強總理首次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發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號召,2015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又提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隨后,為響應《國務院關于大力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見》的精神,相繼出臺一系列政策文件,為“雙創”創造了良好環境。在此背景下,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積極對接國家政策,注重對成長性中小企業的投資,促進社會資源的優化配置。從數據上來看,2015年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投資案例數達8365只,是2014年的2.3倍,同時,每個案例的投資額呈現下降趨勢,由2014年的1.21億下降至0.63億元,將有限的資金盡可能支持更多的處于成長期的小微企業。



從退出渠道上來看,新三板已經成為PE/VC/天使投資退出的主要渠道,2015年已經占到51%;其次是通過并購的方式退出,占比達15%;緊隨其后的是IPO與股權轉讓方式,分別占到14%與12%;其他退出方式占比較小,說明新三板作為中小微企業與產業資本的服務媒介,已經成為私募股權投資的重要退出方式。



近年隨著國內投資者對大類資產配置興趣的提升,商業銀行、信托公司的高凈值人群也成為股權基金有限合伙人的重要構成力量。部分以股權投資基金為標的的理財產品中,原先普通合伙人與有限合伙人共享的不穩定收益(主要為企業分紅及股權退出的投資收益)在一些信托產品設計中已異化為有限合伙人能按期獲得的確定性收益(即所謂的“股權維持費”),在這樣的情況下,股權類理財產品的性質實則為類固定收益型的融資類信托。


互聯網金融理財市場


2015年是互聯網金融的多事之秋。 無論政策環境,還是經營狀況都出現的巨大的變化,尤其是P2P網貸和眾籌融資。


2015年7月,央行等十部委聯合發布《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規定P2P作為信息中介性質,主要為借貸雙方的直接借貸提供信息服務,不得提供增信服務,不得非法集資。12月28日,銀監會會同相關部門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進一步明確禁止吸收公眾存款、設立資金池、提供擔?;虺兄Z保本保息等行為。要求P2P平臺客戶資金由銀行業金融機構進行第三方存管,同時規定“同一借款人在P2P平臺上的單筆借款上限和借款余額上限應當與網貸機構風險管理能力相適應”。


在監管趨嚴的政策環境下,P2P平臺的注冊資本金規模明顯增大,2015年,新增品P2P平臺總注冊資金為1000—5000萬的占比為50%。




2015年全年P2P網貸成交額達到歷史性的9823.04億元,是2014年成交額的近四倍。截至2015年底,P2P運營平臺數達2595家,網貸貸款余額達4395億元,同比增長324%。




隨著宏觀經濟下行和部分企業財務狀況的惡化,2015年,P2P平臺的違約現象日益嚴重。全年問題平臺(包括停業、跑路、提現困難、經偵介入)數量為896家,是2014年的2.26倍。問題平臺中跑路的占55%,提現困難占29%,停業占15%,經偵介入占1%。e租寶事件使得大家對P2P的風險格外關注。




從區域分布來看,P2P平臺主要分布在經濟金融發達地區,其中廣東、山東、北京、浙江、上海和江蘇的平臺數量占總數的68%。




P2P網貸資金主要用途是家庭消費金融(包括日常消費、裝修、購車、購房等)、投資創業、資金周轉和生產經營等。截至2016年2月19日,處于還款中的借貸合約有1337個??偣采婕敖杩罱痤~達1.15億元,其中41%的借款用途為資金周轉,30%為房屋裝修,10%為日常消費,值的注意的是擴大生產/經營和購買貨物/原材/設備也占全部借款的12%。 由此可見,家庭消費和資金周轉是P2P借款的主要用途,此外,不僅是家庭部門,小私營企業也通過P2P平臺進行融資。所以說,P2P平臺緩解了居民和小私營企業的信貸約束,有利于促進居民消費和企業生產投資。


從期限和收益率角度看,2015年平均期限為6.81個月,綜合收益率為13.29%。與6個月期的國債到期收益相比,利差為10.74%。2013年以來,利差不斷下降,這和投資者的剛兌預期有關。




2015年8月7日,證監會下發《關于對通過互聯網開展股權融資活動的機構進行專項檢查的通知》,互聯網眾籌融資從此告別無監管的時代。和其他互聯網金融業態相比,互聯網眾籌行業規模較小,2015年眾籌行業籌集資金僅占P2P網貸成交金額的1.2%。但是,眾籌融資的增長速度卻高于其他任何一種互聯網融資方式。2015年,正常運營的互聯網眾籌平臺數量為283家,比2014年增加了一倍;全年共籌集資金114.24億元,是2014年的5.3倍。


2015年眾籌投資項目新增49242個,其中獎勵型眾籌33932個,非公開股權融資型眾籌7532個,公益型眾籌7778個。




保險理財市場


1、保險業資產規模


截至2015年底,保險業總資產12.36萬億元,同比增長21.66%,擴張勢頭不減(圖1)。其中保險資金運用余額是11.18萬億,同比增長19.8%。




保險業保費收入是保險業資產最重要的來源,原保險保費收入自2011年以來,總量與邊際上都有了大幅提高,2015年底,原保險保費收入達24282.52億元,較2014年底增加20%(圖2)。




2、保險資金運用整體情況


2012年以來,監管部門逐步放開保險公司資產投向和比例限制,尤其是2012年末推出的“保險新政13條”,擴寬了保險資產管理范圍和保險投資渠道,使得保險公司將可以參與投資銀行、證券和信托的理財產品,以及委托其他投資管理機構管理保險資金。保險投資與資產管理業務在隨后三年迅猛發展,其投資標的也從銀行存款及固定收益類資產等低收益品種逐漸擴大到權益類資產、不動產類資產等高收益品種。銀行存款及債權類資產占保險資金運用余額的比重一路下滑,分別從2013年底的29%、43%下降至2015年的22%、34%。與此同時,股票及不動產等其他類投資占保險資金運用余額的比重一路上升,分別從2013年底的10%、17%上升至2015年的15%、29%(圖3)。保險資產配置領域的拓寬,有效提升了保險資金投資收益率。但數據顯示,目前還有22%的保險資金,近25000億資金以銀行存款的形式存放,這部分資金未來還有進一步提升投資效率的空間。




3、保險資產管理產品注冊情況


2015年,保險資產管理行業共注冊發行保險資管產品121只,注冊規模達2706.13億元 。從產品類型來看,包括基礎設施債權、不動產債權、項目資產支持計劃、股權投資計劃共四種,其中基礎設施債權42只,規模1027.45億元;不動產債權投資計劃69只,規模1019.68億元;此外,項目資產支持計劃5只,規模194億元;股權投資計劃5只,規模465億元(圖4)。




在各類產品中,基礎設施債權計劃與不動產債權投資計劃的規模最大,二者合計占到整個注冊規模的80%左右。其中基礎設施債權計劃平均注冊規模達24.46億,平均期限較長,達7.17年。基礎設施債權投資計劃主要集中在交通、能源、市政和水利行業。而不動產債權投資計劃集中在商業不動產、棚戶區改造、保障房和土地儲備,其投資計劃平均規模較小、平均期限較短,分別為14.78億元和4.95年。但從收益率來看,不動產債權投資計劃要高于基礎設施債權計劃,前者達到7.25%,而后者只有6.61%。?


資產支持計劃規模最小,全年只注冊5只產品,規模僅為194億元。保監會發布的《關于保險業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為保險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項目打開了通道。但從中國保險資產管理協會披露的數據來看,目前保險資管發行的產品中資產支持計劃規模還偏小,在今后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此外,保險資管產品注冊制施行以來,注冊效率和市場化程度大幅提高,平均注冊工作時長縮短到6個工作日。從注冊總量上來看,2013年注冊各類資產管理產品103項,合計注冊規模3688.27億元;2014年注冊各類資產管理產品175項,合計注冊規模3801.02億元;2015年注冊各類資產管理產品121項,合計注冊規模2706.13億元(圖5)。




2015年保險資管注冊的產品無論從數量還是規模上來看,較2014年都出現了明顯的下滑,我們分析認為主要是受到我國宏觀經濟形勢的拖累。當前,我國經濟處于增速換擋期,經濟發展模式和增長方式面臨重大轉變,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從要素驅動轉向創新驅動,經濟增長速度和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放緩,使得以基礎設施為主要投資對象的保險資產管理面臨著“資產荒”、“項目荒”的挑戰;另一方面,2014年9月,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對地方政府債務規模進行嚴格限制,并對舉債程序及資金用途進行都有了明確要求,受此影響,2015年的保險資產管理產品中涉及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項目數量、規模占比大幅下降。2015年全年注冊的111只債權投資計劃涉及融資平臺的28只、占比25.23%,同比下降62.67%;注冊規模587.45億元、占比28.70%,比上年同期減少821.73億元,降幅達58.31%。


4、保險資金投資收益


2015年保險資產運用投資收益7803億元,投資收益率7.56%,創近七年新高 。 自2012年以來,保監會出臺包括債券、股權和不動產等在內的一系列新政,大大放寬了保險資金的投資范圍及比例限制,允許保險公司根據自身配置需要投向各大類資產,既局部放寬了保險投資境內外的傳統標準化資產的比例限制,也新增了相對收益率更高的非標資產——在新政的“其他類金融資產”分類中,境內資產管理業的理財產品幾乎悉數納入,保險可投資資產類別豐富化不僅提高資產組合抗風險能力,同時也提高保險投資使用效率。在利好新政的刺激下,保險資金一方面降低對債券、銀行存款等傳統固定收益類資產的配比,另一方面加大對債權計劃、信托計劃等較高收益的新型固定收益類資產的配置力度,同時保險公司還在增加對非上市公司股權、境外資產的配置。從虛擬經濟到實體經濟、從傳統市場到另類市場、從國內市場到國外市場、從私募領域到公募領域,保險資金的投資領域已經非常廣泛,資產配置結構也發生了變化。




券商理財市場


截至2015年底,券商資管總規模達11.89萬億,較2014年增長3.94萬億,增幅50%。125家證券公司合計資管凈收入274.88億元,占同年行業主營業務收入的4.78%。 2015年,券商傳統集合理財業務同比增長125%。主要以固定收益類資產和現金類資產為主(其中債券型和貨幣基金型產品份額占比高達78.48%)。2015年券商定向資產管理規模增長42.5%,規模合計10.34萬億,占到總管理資產的86.96%。




截至2015年12月31日,剔除12月沒有公布凈值的產品和6月份后成立的產品后,進入統計的券商資管的集合理財產品總共有3179只。 2015年以來回報率為正的有2670只(其中回報率大于等于100%的產品有74只),虧損的有342只。產品平均回報率為16%(回報率前10%的產品平均回報率為96.88%,回報率后10%的產品平均回報率為-11.47%),中位數回報率為6.25%(回報率前10%的產品中位數回報率為67.18%,回報率后10%的產品平均回報率為-6.73%)。




從產品類型上看,平均回報率和中位數回報率最高的都是混合型產品,分別為27%和11.48%。平均回報率和中位數回報率最低的都是QDII型產品,分別為0.23%和3.1%。份額占比比較高的債券型和貨幣市場型的產品2015年以來平均回報率分別為8.18%和1.03%。




說明:本文所有數據來源于WIND、銀監會、信托行業協會及國泰君安證券


來源 | 林采宜(ID:GTJAlincaiyi)

| 林采宜、斯子文、艾熊峰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對版權有異議,請聯系我們議定合作或刪除




麟可咨詢6月3日公開課

“健康管理體驗營----身體為本”

麟可咨詢6月17日公開課

“研討會----360度高端客戶營銷貼身教練”

?

詳情請點擊“閱讀原文”

打南昌麻将技巧口诀 深圳配资公司有哪些 幸运农场重庆官网 姚记棋牌网址 高新发展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选哪个 河北11选5模拟选号 黑桃棋牌官方版 河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中超联赛2019赛程表 黑桃棋牌手机官网